第四百七十六章 困境水路

    法阵的光芒开始减弱,最终像是消失了一般,整个洞穴归于黑暗之中,一股腥臭的味道极为刺鼻。

    忽地,有什么清脆的声音响起,南风站在原地立即说道:“红娅还活着。”他仰头轻笑,亮起了灯火,照亮了他周边的一片地区。

    此话一出,那清脆的声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微弱的亮光,将这个黑暗的地方稍稍照亮了一点。

    “你是谁?红娅还活着,你怎的会知道红娅......”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激动的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我?利玄黄啊,阁主。”南风笑着回答道,然后将头转向了有光亮的地方。

    在看见藏地王被关在一个铁笼之中的时候,他不禁嘲讽道:“没想到你消失了这么久,居然在这样的地方被囚禁着。”

    南风话音刚落,忽觉一股突兀的腥臭风扑面而来,南风再次开口道:“关于红娅的事情我日后会跟你解释的,你就不要太过于激动了。”

    藏地王不屑的将头偏向一边,望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白君乾,似乎有些警惕。最终听了南风的话语,没有再问关于红娅的问题,而是对着南风说道:“你这小儿,怎的会来此,莫不是来救老子的?”

    南风嫌恶的捂住鼻子,然后待气味变淡冷笑着在藏地王脸上看了片刻,回答道:“正是。”

    闻言,藏地王明显愣了一愣,然后缓缓问道:“你有何目的?”

    “影翼阁。”南风忍俊不禁地回答道。

    一听到着三个字,藏地王神情立即变得严肃起来,他说道:“现今皇帝已死,你这是想夺权了?”

    “哈哈哈,自然不是。”南风回答道,“不过我听你的意思,你是不想我救你出去?”

    藏地王急忙摇头否定,“我这样活着,已经几百年了,有没有人救我出去。”他有些悲怆的说道。

    “你就一点想要出去的希冀也没有吗?”一旁的白君乾开口道。

    南风低头笑了笑,补充道:“不过我先要告诉你,影翼阁早已物换星移,已经不是你熟悉之地了。”

    “物换星移?”藏地王垂下头恨恨地说道:“通天着狗贼,密谋夺位,丧尽天良。我多年在影翼阁多年,除了那十九个光明使,尚经营了多方人脉,若是叫老子出去......”

    南风听他口气满满,心思转动,道:“那我们救你,你带我们去影翼阁,这交易如何?”

    “你究竟要去影翼阁做什么?”藏地王垂眼细细打量着南风和白君乾。

    南风想了一想,笑吟吟的望着他回答道:“影翼阁阁主天机校尉手下影卫兵力众多,我要奉缨国新继任者的命令,见他有要事。”他说的是很直白。

    藏地王思忖了许久,索性把心一横道:“我要是见到那狗贼,便是要将他碎尸万段!不过你真的能将我带出去?这可是血冥狱。”

    白君乾打量了一番周围后,缓缓说道:“天无绝人之路,总会有办法的。”

    藏地王盯了他半晌,淡道:“希望如你所愿。”

    “不过,你是不是在六通庄园里有内鬼,是哪一个?”南风背着手有些感慨地问道。

    藏地王闻言后满脸的不可思议,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最小的那个,叫什么金笔书生,年纪不答,一肚子鬼新肠,盘算着我身上的功法已经多年。”

    此时白君乾在铁索顶端,拍了拍那石壁,石壁上也是湿润得很,还在不断往下渗水,他说道:“这上面的岩层似乎并没有那么厚。照灵兮所说,这上面是淮南河,河床远远低于地面,那么这部位的岩层应该比较好突破。”

    藏地王搓着鱼皮绳子,苦笑道:“年轻人,我劝你还是快些出去,你们刚刚进来的地方是唯一的通道,你们只能是与我一起困在这里面了。”

    白君乾望着那沉沉的幽冥河水,半晌蹙眉摇头道:“一定会有办法的。”语气十分坚定。

    藏地王听他这么一说,不禁停下了手中搓绳子的动作。他抬头,静静注视着白君乾,他看到白君乾脸上那坚定的目光,忽然大声说道:“好!我藏地王答应你,你若是能救得老夫出去,那你要老夫答应什么,老夫绝不皱一下眉头。”

    白君乾脸上微微一笑,从铁索上下来不语,坐在笼顶上细细思索逃出生天的办法。他明知此事甚难,藏地王在此这么久都没有出去,他又怎么可能再那些人发现我们的时候,再那么段藏的时间里逃出去呢?

    不过还有一点不同的是,藏地王毕竟四十多年从未出过铁笼,而他们如今实在铁笼之外。

    良久,白君乾从上到下,水中崖壁,全都探察了一番,结果还是无济于事,当真是除了那个水牢入口,真的就没有其他的出口了吗?

    事实上,现在唯一的出口就是那水底,但是这幽冥河水深不可测,低下暗河留出的地方更是再最深的深处,其中还有食肉的怪鱼伺机等待,要想下水探察那简直是拿生命在做赌注,基本是绝路一条。

    而就算是查出了出口,要想救藏地王出这铁笼子也是难如登天,因为这铁笼铸造的材料极为坚固,白君乾试着用自己的剑砍了几次只是多了一道浅浅的痕迹,只怕是灵兮的剑也一时半会儿砍不开这铁笼。

    他低下头望着别再自己腰间的红鸾剑,完全没有在灵兮手中的那种光芒,自从这红鸾剑真的与灵兮心灵相同之后,几乎就只有灵兮一人能够使用了。

    此时拿藏地王一直在下面坐着看他,忽然问道:“你腰间挂着的那个东西挺别致的,是什么?”

    “这个?”白君乾捏住拿骨笛,此时南风也是有了兴趣,将视线定格在骨笛上,他缓缓说道:“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就是枚......笛子?”

    “笛子?什么笛子?”藏地王似乎对此十分的感兴趣。

    “其实是之前在一个男子手中抢来的。”白君乾回答道。

    藏地王却仿佛猜到了什么,猛然站起来:“给我看看。”他已然将手伸出了牢笼外。

    白君乾看他那神色,犹豫了一下将骨笛递了过去,只见那藏地王在接过那骨笛之后,只看了一眼,忽然放声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