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水灌洞穴

    如昆山玉碎、万石穿空,白君乾他们头顶上方的石壁中,骤然炸裂般的像是低吼起来。水中黄光大盛,群鱼在水中剧烈扑腾着,忽而黄光一齐熄灭,如同黑暗中的火光被一齐扑死了一般。

    群鱼似乎都潜入了水中,让黑暗最大限度的绽放在这洞穴之中。

    白君乾抬头而望,黑雾沉沉的高处,吊着铁笼的那几根巨大绳索忽然剧烈颤抖起来,响亮的声音继续爆裂在空中,听得到巨石碎裂,水流潺潺。铁索颤抖的同时,带动着笼子本身也抖动起来。

    白君乾从铁笼上面下来,御剑于半空中,忽地他们的头顶扎扎响起一种奇异的声音,仿佛一道沉重的铁门被人缓缓打开。下一瞬,千万道门仿佛同时依次被撕裂开,淋漓的细雨从天而降,初时温柔入春雨,后来渐渐开始狂暴。

    藏地王此时随着风雨飘摇的贴空开始纵声狂叫,他又寻求到了自己一度消失的那种疯狂状态,大喊道:“淮南河落了!来吧!都来吧!哈哈哈哈,这么多年了,是时候了!”

    陡然间,头上哗哗而落的细雨里开始崩落碎石,空中传来无数的落水声,白君乾看见那铁索开始松开,大喊不妙:“前辈小心!铁笼要断了!”

    白君乾眼神一凛,如若铁笼就这么坠入水中,而藏地王又冲破不了铁笼,那他极有可能就会这么溺亡了。

    “前辈,赶紧使用符咒憋气!”白君乾大声的喊道。

    但藏地王已经完全听不见了,四周的落石如山海呼啸,忽然空中一整块巨石都倾泻了下来,无数个爬动着的食物跟着落下,指爪抓挠的声音夹杂进来。

    白君乾甚是惊讶,没想到真的仅凭一只骨笛就召唤出了这么多的穿山甲。

    那一块巨岩崩落的同时,万千的淮南河野飞流直下,直落入幽冥河中,冥河与暗河交汇。

    下一瞬,白君乾与南风便是看到了铁笼被那巨石头硬生生的砸在幽冥河中。

    尘埃陡起,但随即被河水扑灭,碎石下落如雨,幽冥河猛烈震荡着,巨石从空中落下之后,瀑布倒灌,但巨石顶端还露出幽冥河水面,河水便是顺着巨石从上流入幽冥河中,激起了巨大的水浪,怪鱼受不了水温的巨大变化,从水中跳出,扑打着尾巴河鱼翅四处乱跳,它们头上的发光器官又亮起来,黄光将这洪荒地毁的空间瞬间照亮。

    白君乾清晰地看到了这一幕人间巨象。

    水位很快上升,转眼间就漫过了水牢出口,但是因为法阵的阻拦,水流根本出不去。

    白君乾随着水位一直往上,口中大声呼喊着藏地王,方才铁笼被打入幽冥河水之中,也不知他现今是死是活?

    白君乾深呼吸一口气,最终潜入水中,水中也是一片混乱,翻涌的河水带着石块与怪鱼在激荡着,一大串的气泡从他的眼前掠过。在视野不佳的情况下,他还是望见了随着铁笼一起下坠的藏地王。

    正想着要更加往水的伸出去救藏地王的时候,白君乾腰间的红鸾剑忽地绽放出一阵异常刺眼的光芒,他看见此场景,没有一丝犹豫便是将红鸾剑从腰间抽了出来,在巨大的水的阻力下,他举起了红鸾剑,一股磅礴的力量从剑上放出,他从未感受过这样的力量。

    顿时,一阵红色的剑气劈开水流,将水流整个反射成赤红的颜色,剑气直直的朝着那铁笼前去,可白君乾还未来得及去看那剑气是否劈开了铁笼,就被剑气带起来的那股水流给激荡了出去,眼前一片混沌,呼吸困难起来,水流涌进身体,只觉天旋地转。

    等到可以稳定身形的时候,他已经离水面很近了,他憋住最后一口气往水下看去,一片漆黑似乎什么也看不见了,而藏地王如何他更是不知道。

    渐渐的,他感觉自己已经开始窒息,那股剑气似乎将四周的一切东西都要毁灭一般,十分的恐怖,原来灵兮一直在使用着这样的力量吗?犹豫再三他便是浮出了水面,空气立即涌进鼻腔,整个人像是又重新活过来了一般。

    “哟,你还活着啊?”南风事不关己般的嘲讽着说道,他在水流与水流重合的中间施展了结界,从中觅出一片可以呼吸的地方,水根本透不进去。

    白君乾盯着他,神色冷淡的道:“你不救藏地王,也不用在一旁说风凉话。”水滴从他的脸颊滑落。

    南风扯了扯唇角,目光沉沉的说道:“那铁笼如此坚不可摧,又抑制了藏地王的灵气,我们怎的就的了?再说我不是已经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了吗......”他指了指结界。

    正当白君乾想要反驳的时候,忽然一跳巨大的怪鱼扑出水面,鱼头上紧紧抓着一人,碎石声中,还能听到他疯狂地大笑声,正是藏地王,他的灵气似乎恢复了。

    藏地王口中呼和有声,那怪鱼竟似真能听懂一般,神奇至极。

    只见那怪鱼载着他一直前进,游向了白君乾与南风他们,“年轻人谢谢你一剑将铁笼劈开了,我才可以得以出来,快上来吧!还有你利玄黄,快上来吧!”他望着白君乾的时候是敬佩的,可望着南风的时候却是厌恶的。

    “前辈!”

    白君乾他为藏地王还活着而感到欣喜,便是奋力伸手,藏地王握住了他将他拉上了鱼背,然后是南风也坐了上去。三人乘着一直像是魔物一般的大鱼一路顺着越升越高的水位一路向上。

    巨石下落已完,只有零星碎石,周围水中遍布着被砸死的怪鱼的尸体,还有大大小小的穿山甲虫,它们一次从三人身旁飘过去,头顶的淮南河水流巨大,三人紧紧抓住了鱼身不放开。

    怪鱼终于游出了激流区,一甩尾巴闯到了一片平静的水域。三人都闭气已久,此时头顶竟出现了亮光,彼此都有些欣喜。

    而脚下的怪鱼也早已筋疲力尽,再也游不动了,原来它们从地底生活太久,已经适应了地下水中的低温,如今渐渐接近地面,它们自然无法适应而难以生存下来。

    三人便是只能舍弃了大鱼,开始拿着剑奋力向上游去,终于在感觉到窒息的前夕浮出了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