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意外入阁

    破水而出,水花四溅,最先感受到的是清风拂面,水滴从脸庞坠下,一阵涟漪荡漾开来......他们从死路的洞穴之中出来了。

    藏地王仰头狂笑,几十年后再度重见光明,内心之激动难以言表,但是他刚刚笑了几声,随即就被南风捂住了嘴巴。

    白君乾打量了四周,发现他们三人所在的水域周围,竟然是屋舍俨然,一片庄阁气象。水面倒是平静得很,看上去没有丝毫异常。

    淮南河水落了千丈,将血冥狱撕裂开来,却把他们糊里糊涂的送到了这里,但这儿是什么地方呢?

    南风看见那侍卫走远,便是嫌弃的松开了手,藏地王吐了几口水,骂道:“他娘的,老子好不容易出来了,又叫老子到了这种鬼地方。”

    “你知道这是哪儿?”南风有些愕然的问道。

    藏地王冷笑道:“还能是哪儿?利玄黄,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六通庄园啊?!”

    闻言,白君乾鱼南风甚是惊讶。

    三人从河水中悄然爬出,四面观察,发现这里似乎是六通庄园的内河,河水由淮南河导入,流入庄园之中,绕庄园四周。

    只是目前他们所在的地方似乎甚为隐秘,远近都看不到什么行人。

    白君乾意外说道:“这是六通庄园的什么地方?看起来不像是寻常人的居所?”

    藏地王思忖了一会儿道:“若是我料得不错,这里应该是陈时那小子住的地方。哈哈,想不到这么多年,他还是住在这里。”他想着四周打量了一番,“这里虽然有所变化,但大体还是维持了当年的样子。”他口中称呼那陈时为“小子”,那是当年的习惯,他并未料到当年还是一个少年的陈时如今早已经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耋耄老者,是六通庄园的大庄主。

    南风忽然想起了什么,试探般的说道:“听说去影翼阁的机密掌握在陈时手中,你可知如何去他住的地方?”

    藏地王瞪眼道:“如何去影翼阁,还要请教那个黄口小儿?利玄黄你也是有简单的方法不用,偏偏要去高些复杂的,直接问我不就行了吗?只是我与这小子结怨已久,就算你不去,那我也是要进去会一会他的。”说完,他迈步便走。

    “前辈......”白君乾叫喊不及,藏地王已先行一步,他先前思忖着要见陈时是为了要拿到进入影翼阁的锁钥,如今藏地王既然已经知道路径,那便是可以不必去了,如此一来不是打草惊蛇吗?

    “就这么随着他进去?”白君乾问道。

    南风应声驻足,稍偏头看过去,灯火映在眉梢眼角点点光华,他低声道:“不然呢?很可能红儿就在其中,我都好久不见她了。”

    白君乾神情冷了一下,目光落在旁处,没有说话。

    藏地王一意孤行,白君乾与南风只得是跟着藏地王进入了庄阁之中,迎门而入,没有半点遮掩。

    只见门内竹帘高挂,其后竟少有行人。然后白君乾觉得太过于显眼,便是悄悄从侧面的门内走了进去。

    脚下青砖铺地,干净得一尘不染,几乎让人怀疑这里真的有人居住。

    三人又往里走,只见一个高高的拱门,其上匾额写着“书斋”两个字。藏地王抬头看了两个字一会儿,点头道:“是了,果然没变。那小儿就在这里面。”说罢,快速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只见视野遍及竟全是书架,都十分高大,上面摆放着整整齐齐的书,上古时期,阁中名目都有,不一而足。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书香,望着这些书,白君乾也是有些讶然。

    “这似乎是珍品孤本......”他缓缓说道,情不自禁地伸手到一书架上去,正要抽取其中一本看。

    “当心!”藏地王提醒不急,白君乾已经伸手动了那本书的书脊。他刚刚将其抽出一点,顿时异变陡生,只见那书架猛烈颤动起来,整个书架竟平行移动起来,径直朝着他们三人扑过来。

    白君乾自然是大吃一惊,被藏地王拉着后退,只见自己身后的书架竟也朝着自己这方向移动过来,与此同时两边的书架左右横向移动,后面的诸多书架也扎扎而动,转眼间四方的书架布置整个换了一个样子,完全分辨不出来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南风稍微感觉到有些惊奇。

    藏地王不语,然后望着白君乾和南风示意他们,转眼间,三人便是一跃而上,飘到了书架的上方。抓住了屋顶的房梁,下方的书架动了一会儿,终于渐渐停住。

    很快从门外踱步而入的一个小书童,他左右看了一会儿,见没人,叫了声奇怪,负又挠着头莫名其妙的走开了。

    白君乾低声说道:“想不到这些书架之中,竟还暗藏着玄机。方才我是触动了这些机关吗?”

    藏地王点头道:“陈时这小儿看着和气,其实一肚子鬼心肠。这些书架,不过是他用来阻挡外人进入的障眼法罢了。”

    “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白君乾缓缓说道。

    藏地王沉吟了一会儿道:“等会儿下去,你们跟着我走,切不可擅自行动。”

    白君乾点头答应着,而南风没有点头,似乎有些不满。

    少顷,动静皆无,二人又悄悄落下地来,这回白君乾可不敢随便乱走了。紧紧的跟着藏地王。他对这里似乎甚是熟悉,在前方带路,每走一步都颇为讲究。

    看上去步伐似乎也是暗合着某种道理,白君乾有些不解,而藏地王看出了其中的门道,暗想着这里书架的布置,应该是合了某种阵法,其中自有机关。

    “若是舜在此,应该很快就能解决这些机关了。”

    这样想着,拐了不知多少个弯,绕过了无数的书架,前方终于出现了一间小室。最后一座书架之后,是两个大花瓶,花瓶中生着浓密的蔓生之物,之物沿着后方镂空的墙爬上去,将小室中的人都挡住了。

    站在小室外,能听到里面隐隐传来的说话声。

    藏地王合白君乾对望一眼,南风则是再他们两个人身旁,三人继续噤声,潜入门内,躲在屏风之后。向内看去,透过重重的帘幕,果然依稀看到里面有三个人影。

    桌上摆着的果品酒盏,这三人似乎正在喝酒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