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双方汇合

    烛火摇曳,微风轻拂,这三人的模样,白君乾他们暂时还看不清楚。

    只听一个年老的老者问道:“如今酒已过三巡,二位姑娘,还是不肯告诉老夫,那浮光绣衣服的真实来历吗?”

    旁边坐着的那两个身影很是窈窕,明显是女子,她们对望了一眼,其中一个笑着说道:“陈伯伯莫不是是喝糊涂了?实话我们早已经对你说了啊......”

    白君乾陡然一听到这声音,心下便是有些不安起来,将视线从这说话的女子,移动到另外一个女子的身上,望着那个女子,头上的步摇泠泠作响,他的心如铜锣咚咚敲在心头,砰砰跳起来:“灵兮和月宸怎的会在这里?她们不会有危险吧?”

    “谁?”藏地王疑惑的问道,白君乾并没有回答。

    南风也是知晓了那两个身影是何人,却是见得白君乾一时激动,竟身子微微颤抖起来,险些暴露,多亏了南风按住了他,白君乾这才平复下心境,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听下去。

    此时那三人的对话依旧在继续,老者在听了常月宸的话,并不立即发怒,转而冷声说道:“姑娘说,这两件衣服的主人,如今被关在血冥狱中,是也不是?”

    常月宸喝了一口酒,点点头,忽然道:“哦不,不是她本人啦,是她的丈夫和她的夫家。她本人在......影翼阁。”她刚说完这句话,旁边的灵兮便是清了声嗓子。

    常月宸瞧了她一眼,抿嘴低笑。而此时望着他们这边的白君乾更是担忧起来。

    那老者是六通庄园的大庄主陈时,他继续问道:“影翼阁?怎的又跟影翼阁扯上关系了?”话里明显带上了怒意。

    “是啊......方才我没说明白吗?那大概是我喝酒之时头脑不清楚,说差了吧?”常月宸对上他的视线,眼角微挑弯出艳丽笑意。

    于是陈时一甩衣袖,怒道:“老夫诚心诚意请二位前来,不想二位却如此愚弄老夫。姑娘至此,是当真不将六通庄园的大庄主放在眼里吗?”

    藏地王暗自摇了摇头,他打开想不出当年的陈时如今竟也成了这么一个老头子了。

    常月宸继续笑着说道:“我们姐妹二人哪里敢瞧不起您?今日您看得起,请我们前来,当真是荣幸之至。其实您请我们来,不就是为了这两件衣服吗?不瞒您说,前面此次前来,确然是有目的的。”

    陈时冷笑着点头:“姑娘这回果然说了实话。”

    “大伯听我说,我们二位,跟您的那位要紧的人,其实是自小的姐妹。”灵兮补充说道,这些话将气氛拉至了原点。

    “姐妹?你说她......”陈时一度失声,哑然了半晌才道:“你说那是......是一个女儿?”

    常月宸点头,平静地笑道:“不错,当年织霞娘子身死,她将这女儿讨给了一处人家,那家人也是富贵。凝霜姐姐越长越大,生得花容月貌,那是得了她娘亲的真传啊,娘俩当真是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陈时忽然顿住,压下喉中哽咽,抬头直视苏世誉问道:“凝霜?这是她的名字吗?”

    常月宸不为所动地看着他,等到他神情黯淡了下去,她才淡淡开口道:“那是自然。领养她的那家,跟我们家很是交好。这件衣服便是她送与我们姐妹的,她在嫁人之后,夫家被打入天牢,我多方打听,天牢中并没有他们家的踪迹。后来听说,他们是被弄入了朝廷的秘密牢狱里,就是在这里......”

    “姑娘是如何得知的,血冥狱的存在?”陈时看上去还是有些不愿相信的说道。

    灵兮面色不改,坦然道:“凝霜姑娘未落难之前,曾与金百万有过交情。我们去过金宅问过金百万,他见到这两件衣服,便是知道我们是凝霜姑娘的人。告诉了我们,在六通庄园中,还有以恶搞幽冥狱这样的存在,只是不知金百万是如何得知的。”

    陈时冷哼了一声,低声道:“金百万是那观魔组织的眼线......这个你们自然是不知。”

    闻言,灵兮有些沉默,心想着金百万不是他们的人吗?几时又成了观魔组织的眼线了,莫非是上次他们大张旗鼓的去到了金百万那里被这陈时给误会了?

    “您说什么?”望着微微愣住的灵兮,常月宸则是假意没有听清楚问了一句。

    “没什么。”陈时咳了几声。

    白君乾听到这里,心中了然:“幸好灵兮他们知晓了这陈时的背景,也才能圆下这些话语之中的漏洞。但她们如此辛苦地骗人,终究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将那藏地王救出来,然后还要让陈时带他们去影翼阁,但是现今这两个之中只要成全一个即可,毕竟藏地王这个不确定的因素现今已经可以确定下来了。”

    望着灵兮与常月宸,陈时眼中闪过一丝阴翳,语气依旧淡然道:“所以,你是要我将血冥地狱打开,才能救人出来?那还关影翼阁何事?”

    常月宸张口欲言,竟一时语塞。而灵兮似乎也无法对答了,微敛了眸,声色未动,思忖了一会儿正准备出面,却听常月宸又开口说道:“影翼阁的事情自然也是金百万告诉我们的。不然,我们何以得知还有这么个地方?金老板说,凝霜姑娘是一位很重要的人物,因此朝廷不可等闲视之。”

    此时,南风在暗中发笑,却是忍住了笑声,心想着她们倒是真的能编。

    那陈时在听了常月宸的话语后,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出来,背着手道:“二位讲完了?”

    “是的。”常月宸与灵兮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陈时眸色深敛,缓声道:“二位如此费劲心思,想要进这六通庄园中来,其实就是为了见老夫一面,告诉老夫这一条消息,对也不对?”

    灵兮语气微顿,缓缓深了笑意道:“您能终于明白,那是最好了。”

    “此事老夫明白之后,那么便是可以给二位打开血冥地狱。”陈时尾音微扬,浅浅地带着一种诡异道:“只是不知二位可否先答应老夫一个要求?”

    “是何要求?”常月宸与灵兮微微疑惑。

    于是陈时指着她们身上道:“二位先将身上这两件衣服脱下来,交于老夫,老夫自然肯答应你们的要求。”

    什么?!他竟然提出这样无耻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