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瞬相惜

    夜晚变得阴冷的风自漆黑门内细细吹来,迎面生寒,她们的脸色也是阴沉至极。

    灵兮与常月宸对望一眼,她们二人今日只穿了这件外罩的浮光绣山水文衫来,若是就此脱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这陈时这样要求,很明显已经是怀疑了他们了。

    脱衣服这样的事情她们当然时不肯的,灵兮瞧着常月宸,低下头,神情严肃的思考着。

    常月宸心思转了一转,忽然笑道:“那是自然,只是我姐姐不太方便,不如先脱了我的再说。”

    白君乾瞧着常月宸这么说,瞬间便是想起了舜,心想着若是他在这里的话,此事想必是已经冲出去了,白君乾觉得自己必须替自己的徒弟......可南风与藏地王却是阻止了他。

    灵兮自然也不愿意如此,便是直接去到了那窗纱旁,扯下了那窗纱说道:“既然大庄主如此想要我们俩脱下这浮光绣的衣衫,那我们必定不可能就这么脱了,毕竟我们俩还是黄花大闺女,像是您这种年纪看了恐怕是不妥吧。”

    闻言,陈时脸色难看,便是起身走到了房间的角落,道:“这样总可以了?”

    灵兮先是将那紫色的窗纱一直重叠,然后将其捆绑,最终一件衣服形成,在灵兮的遮掩下,常月宸也是与灵兮有了说话的时间。

    常月宸脸上笑意渐渐淡下,眸光兀自几番浮沉,忽然侧目瞧着灵兮道:“看来已经圆不下去了。”

    灵兮将警惕的目光收回,暗叹一声道:“当真要这么做?”

    可话音刚落,常月宸手中的符咒还未施展,她们便是听到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灵兮耳力本就惊人,便是一下就听见了,只见在灯火没有照亮的昏暗出,有一只手伸了出来,她的红鸾剑就在那双手上。

    灵兮眼神一凛,注意到那是白君乾后黑玉般的眼睛一亮,心下大喜。

    她转而望着常月宸,凑近她耳边说道:“不用了,他们已经出来了。”

    此时那陈时觉得有些不对劲,便是转头望了过来,看见常月宸与灵兮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便是怔愣了一阵,忽地一向谦和温顺的眼中忽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残酷。冷笑着说道:“如今我所要的东西你们不给。哈哈!你们这两个小丫头算盘倒是打得好,只不过你们太低估一个人了。”

    常月宸与灵兮此时都十分警惕的望着他。

    陈时此时也是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说道:“等我打开那幽冥地狱,就会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我要的人,反而达成了你们的意愿......”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想必幽冥地狱之中,一定是关了对于你们来说十分重要的人吧?所以你们才会费劲心思要请我将其打开,好放你们想要放的人出来。你们口口声声说什么凝霜,什么夫家被害的,大约是你们二位的情郎也未可知。”

    他的话停在这里,看着常月宸和灵兮,问道:“不知这次,可否猜中了二位姑娘的心思?”

    灵兮沉默不答,灵兮则是瞥了他一眼,声音冷了下来道:“陈庄主果然机智,我们也早已想到此事是瞒不过你的。”

    “但是那个影翼阁的事情,我是怎么也想不通的,你们两个小丫头,到影翼阁是要做些什么?”

    灵兮冷冷的回答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反正此时情势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了。”

    “那你们可知你们的下场将会如何?”陈时说道,语气之中带着要挟的意味。

    而灵兮也是不落下风,眸色微凝的说道:“谁说我们只是小丫头,不知你可否听说过观魔组织的佳齐宫主?”

    陈时果然变色:“佳齐宫主?你说你是佳齐宫主?”

    闻言,灵兮身上的气场陡然变化了,有一种让人无法接近的气场,她笑着说道:“你不信?那你猜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陈时定定的瞧着灵兮,心想着:“若她不是佳齐宫主,怎的会知道那影翼阁?还有气魄也是如此之大,并非常人。”

    二人正在对峙,白君乾等得心焦,打算冲入,被南风拉住,在他背上写道:“灵兮正在套话,切勿轻举妄动。”

    只是此时三人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三人方才一直在凝神倾听谈话,都没有注意到身后动静,那人脚步很快,等他们想要躲避早已来不及,当即将那人的最捂住,然后打晕了。

    他们距离那陈时所处的小室何等之近?稍微大一些的动作即可暴露自己。

    果不其然,陈时立即就发现了那帘幕后面的动静,喝道:“谁在那里?”

    藏地王见事情早已掩盖不住,忽然纵声大笑起来。陈时一听这笑声,顿时变色,只听藏地王大笑道:“陈时小儿,你老哥哥出来看你了,几百年不见了,一切可好?”

    说罢他跳了出去,空气中一阵腥臭之气顿时被他带出来。南风与白君乾见已经暴露,索性也跳了出去。

    灵兮看见后,顿时感到心安,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而常宸月的注意力则是全部集中在了那半人半兽模样的藏地王身上,大感恶心,其后更是问道:“你是什么东西啊?”

    藏地王瞬间不悦,却也不回答常月宸,与那陈时对峙了起来。

    陈时一双眼睛只盯在藏地王的身上,声音颤抖,一脸的难以置信:“你是......你是谁?”

    藏地王掐着腰,他身上湿漉漉的水将干净的地面弄得脏乱不堪,笑道:“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可我还记得你那时的样子。”

    此时,白君乾望着灵兮,一刻目光都从未移开过,灵兮也是如此。最终白君乾朝着灵兮走了过去握紧了灵兮的手。

    南风啧了一声,而白君乾不自觉微微握紧了些。灵兮定定地瞧着他紧张的神情,忍不住也缓缓地勾起了唇角,凑近上去正对着他的耳畔,低低地道:“我就知道师父会来的,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白君乾身形陡然一滞,侧头看去,四目相对间仅余了尺寸距离,向来内敛低调的白君乾蓦然无暇顾及这是众目睽睽,只听闻自己心如鼓擂,他极为少有地丝毫没有退开,只是垂眸轻声笑了,“我也是。”

    他温言应道,声如繁花飘荡。

    见此情景,南风神情不悦的一把推开藏地王,露出了自己的真容,大步迈了进去,瞪着那还在震惊的陈时说道:“拿来?”

    陈时见这人的容貌很是熟悉,开始在脑海之中寻找与之相符的记忆,然后瞬间在想起来的那一刻,他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他吞吞吐吐的道:“你是......是祭司大人?”

    南风对上他不能置信的目光,泯灭希望地点了点头,“正是。”他身上的气场压迫的他难以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