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水淹血冥

    陈时从烛火摇曳的光明之中,退到了阴暗处,他脸色略微惨白,一声惊叫卡在喉中,反应了半晌才道:“你们、你们怎的会聚在一起?”

    “正是这利玄黄将老夫救了出来,不过那功臣还是那小姑娘,是她发现了我。”藏地王一边说着一边望向了灵兮。他没有想到之前被他折磨的小子居然是一个小姑娘,现在想起来多少有些后悔。

    闻言,那陈时一时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师父,还好你们出来了。那藏地王是否知晓影翼阁的所在之处,如果不知道的话,陈时......”

    灵兮话还未说完,便是发觉自己的手被白君乾握得更紧了些,使人安心的温度从他的掌心传达到了她的掌心。

    白君乾温和的说道:“藏地王前辈亦知晓影翼阁的所在之处,所以我们也不必在继续诓骗陈时下去了。”

    灵兮是松了一口气,但望着眼前开始发怒的陈时,便也担心起等后会发生什么。毕竟他们现在这几个人都已经暴露了,而且以他们的这几个人是很难突围出六通庄园的,更何况还要越过沼泽。

    此时被南风他们暂时打晕的人也是醒了过来,转脸便是看见藏地王骇人的模样,吓了好一跳,连滚带爬的到了陈时的脚边,哆哆嗦嗦拉住陈时的腿脚道:“启禀、启禀庄主,血......血冥水牢、血冥水牢塌了,淮南河水从牢顶倒灌了进去,现今还好有一个法阵支撑着,但水牢里面的那人......那人逃出去了!事到如今那法阵虽是拖延了时间,血冥地狱之中的小卒也全部撤退了出来,无人伤亡,但同时那些牢房也都被打开了......”

    闻言,陈时气急败坏,一怒之下将其踢倒在地,说道:“没用的东西!还用你说?你不看看这是谁?”

    藏地王又纵声大笑了起来,笑声响彻在这间房子里,而那侍卫在仔细看清楚了藏地王的模样之后,吓得半死,今竟至于屁滚尿流,大喊大叫着冲了出去。

    陈时也是在仔细瞧了瞧藏地王的模样后,深深吸了口气,随即看向桌角的瑞兽香炉,淡淡轻烟,袅袅如丝。

    他压低了声音道:“你们究竟做了什么?”

    还未等藏地王回答,外面淮南河坍塌,血冥水牢一片混乱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常月宸此时已经奔走了出去。下一瞬,当陈时走出房间便是又听见那水牢破碎的声音已经传了出来,听得空中隆隆作响,有如雷震,外面人来人往匆匆忙忙,很快几位庄主从门外闯进来。

    箭大夫李广第一个冲了过来道:“大哥!血冥水牢坍塌了!庄阁中现在四处都有洪水外泄!怎么......”话还未说完,看见藏地王河白君乾、南风等人在此,便是愣住了,半晌问道:“他们是谁?”

    此时乐才子、书文侯,车里长,金笔书生等人也都一齐进来见陈时,他们也是看到了藏地王、白君乾与南风三人。

    乐才子周乐资格较老,当然是认得藏地王的,惊道:“藏地王!你......你怎的出来了?”

    其他几位庄主听了此话,纷纷惊声道:“藏地王?他就是藏地王?”他们几个都比较年轻,只知道自家血冥水牢之中有一位被关了许多年的钦犯,但谁都模样亲眼见过,此刻见了真的本尊,这人又似人非人,彼此心中都有些异样的感觉。

    藏地王不禁笑出了声道:“果然几百年不见,这六通庄园换了人间!除了陈时老儿,其他的老夫都不认得,来来,你们几个过来,咱们亲近亲近!”

    闻言,其他几人面色一齐转肃,手中暗自摸上了兵器,他们知道被关在这里的这人非同小可,几乎可以说是血冥地狱之中最要紧的人物。

    南风则是在一旁冷笑着,而陈时似乎更加在意的也是他,视线一直锐利的定格在他的身上。

    这让南风抬眸看他一眼,极为和气地笑了笑道:“大庄主总是盯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陈时喉头似被死死堵塞住了,脸色更加苍白起来,听着南风话语之中的调侃意味明显,却只能吐出一句:“你……你怎么能……怎么能将血冥地狱毁了?!”

    闻言南风脸上的笑意悉数敛去,眉目如刀刃凌厉道:“这又不干我的事。”

    灵兮凝眸深深看了周边的场景一眼,复又移开视线,顿了顿,才说道:“这又要死多少人啊,结果又是因为我......”

    “不是因为你……”白君乾打断灵兮的话语后,自己的话音却是卡了半晌,只是道:“……这只是个意外而已……”他搜肠刮肚没能想出什么安慰,静静地看着她,目光一分分柔和深沉下去,最终像下了决心般,手揽过她肩头,将一脸愁容的她抱在了怀里。

    灵兮有些僵硬,半晌将头抵在他肩上,深吸了口气,低低道:“我该赎罪的。”

    “是的,这些人都是因为红儿才死的哦。”南风突然凑到了灵兮的眼前,就这么用清清淡淡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四目相对,只望见他眼底一丝笑意也无。

    灵兮一时难以移开视线,喉咙也像是被人扼住了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

    “你!”白君乾一把将南风推开,将灵兮拉到身后,目光嫌恶的望着南风。灵兮也恍然回神,她心头悚然一颤,忙扭回头避开南风冷厉诡异的视线。

    水流磅礴的喷涌而出,在各个地方都不留余地的吞噬着事物,速度极快,那些小卒,几位庄主、甚至是灵兮他们都在尽量控制水势,不至于让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丫鬟、小厮受伤或者淹死其中。

    但这淮南河坍塌当真会给六通庄园造成了如此之大的影响吗?莫不是有人在其中动了手脚?

    望着这些场景的陈时一言不发,眼神黯淡了下来,而他身旁的周歌大声说道:“大哥!叫这人如今跑了出来,咱们怎么跟朝廷和影翼阁交待?今日须得兄弟几个联手,将这要犯重新押回血冥水牢!”

    南风冷笑着说道:“你觉得你们可能打得过我们吗?再说血冥水牢如今已不复存在,狱中关押着的成千上万囚房死的死、逃的逃,你们追捕的过来吗?”

    此话一针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