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两全其美

    南风的这话语,让几位庄主互相对视一眼,都答不上话,彼此心中都在想:“此人说得有理。那么躲囚犯被淹死、逃出,可怎么办?朝廷和影翼阁会如何怪罪?”一念及此,面上愁容。

    他们现今的局势不容乐观。

    半晌,众人顾及不了这么多了,那六通庄园的王墨忽然大喊道:“呸!现下管不了许多!大哥,记得你曾说过此人是牢中第一要紧的人物,只要抓到他,不叫他逃了,那么影翼阁那边还能有所交代!跑了这人,咱们几个更是没法交差了!”

    其他几位庄主听了这话,也觉得有理。

    那刘子驭怔怔的望着灵兮和常月宸,看见她们脸上的神情便是知晓了她们也是他的敌人,心中大为不悦。

    下一瞬,那陈时将阴沉的神情转为阴戾,望着藏地王他们大声道:“动手!”话音刚落,六个人、六声低喝,六种兵器纷纷出动。一时之间,笔墨纸砚、笛箫管弦、算盘书册纷纷化作夺命的利器,一股脑儿想着藏地王袭去。

    藏地王哈哈大笑,袖袍一挥,一股腥臭而潮湿的劲风扑过来,将那几人的兵器纷纷杀退,此时他将周身的灵兮散发出来,几人纷纷躲避,但是那周乐和陈时的兵器却是在他背后偷袭,藏地王一人对敌六人,毕竟难以分‘身’。

    白君乾在一旁见了,大声道:“前辈我来助你!”

    “多谢年轻人!”藏地王高声回道,手中动作不停。

    白君乾刚拔出自己的剑,欲冲入阵中,就被南风拽住,说道:“这趟这趟浑水做什么?趁着六通庄园内乱,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白君乾望着南风说道:“藏地王前辈曾同我出生入死,我不可眼看着他受人夹击,另外此人是个重要角色,他知道影翼阁的入口,我们的大计不是还要落在他的身上吗?”

    看了一眼灵兮,又继续说道:“你照顾好灵兮,在外面好好等着。”

    南风还没来得及出口,白君乾就已经挥剑冲进混战的人群之中去了,身边又有一人拔剑,居然是南风。

    “你这是做什么?”白君乾微微有些惊讶。

    南风则是笑着说道:“我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将风头抢了啊。”

    南风的身影早已随着白君乾冲入前面,又道:“灵兮也不需要照顾,她现今......”

    话音未落,在白君乾视野不远处的灵兮也是拔出来剑,红鸾剑红光大盛,灵兮身上散发出来的的气势更是极具压迫性,那六通庄园的人都愣了愣。

    她此时心中像是被什么窒住了,而刚才的那种愧疚感一旦被提起,就会一直一直延续下去,无法忘却。

    可她似乎心不在焉,挥剑之间明显有犹豫,甚至速度也是慢了很多,她的心就像是不在这里一样......

    眼前的身影曳然一晃,正失神中的灵兮忽地听到不远处传来白君乾的声音:

    “当心!”

    她抬眼,正看见自己眼前正有敌人朝着她攻来,下一刻,那些小卒似从四周无尽涌出,挥剑围拢而上。

    电光火石间灵兮的剑也已出手,清厉啸响未落她回身横斩,寒刃在周身扯开一道狭长的血色弧线。

    灵兮看见自己的剑上沾染上了鲜血,身体不禁抖了抖,在敌人攻来的时候,她闭上了眼,喉中咕哝良久才勉强发出两声含糊音节,“……不行。”接着就在那些剑要刺到她,一层赤红的结界从她周身散开来,那些小卒根本无法近身,也不能伤到灵兮办法。

    她依旧闭着眼睛,握着剑的手也在发抖,这种杀戮带来的害怕的感觉,她感受过神多次,可在经历了画卷中发生那些事情之后,她觉得她害怕到已经不能杀任何一个人了。

    惨叫声环绕在她耳边,这是熟悉的杀戮。心中的后悔不断在蔓延,这是熟悉的害怕。她讨厌这种熟悉,却又不得不接受。

    白君乾看到她如此模样,愕然不以,可如今他却是自顾不暇。

    藏地王、白君乾、他们一派,六通庄园的六位庄主一排,两家斗在一处。这着六通庄园第六位庄主修为并不弱,但是白君乾他们还有藏地王似乎更胜一筹。

    “红儿还手啊,他们可是要取你性命的!”南风喊道。

    灵兮却置若罔闻,她想着这结界可以保护她,也可以不用她取杀人,根本就是两全其美......刚这么想,一声清脆的结界破碎声响起,这个声音让她睁开了眼睛。

    “为什么不还手!”南风将她结界打破后道,“抬起头,你来告诉我。”

    灵兮身形僵硬,心中暗自挣扎片刻,还是缓缓抬起了脸,撞上灵兮视线复又惶惶不安地垂下眼,“我不想杀人了。”

    “你不想杀人?”南风抬起手,手指轻轻地点在她额头,慢声道,“不代表别人不想杀你,知道吗?”他修长的手指随着话音缓缓下滑,最终停在她咽喉,指尖冰凉如刃。

    下一刻,有人攻击了南风,南风不躲手臂直接被割伤,他毫无反应,甚至连低哼一声都没有,灵兮却脸色陡变,“你……”

    “看见没?”南风盯着灵兮,灵兮想要看一下他的伤势却是被他攥住手腕,脸色难看至极,他说道:“看见没?!”

    灵兮面上流露出痛苦、空洞的神情,脚下猛地踉跄,忽地背后又一人将她一把将他整个捞到怀中,凭一点微弱的光亮看见他面如纸色,冷汗满额,目光却是深情的。

    “师父。”

    “灵兮,师父保护你就是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格挡着攻击他们二人的小卒。可灵兮却是发现他的招式每一招都避开了那些人的死穴,只是割伤那些人,让他们一时间无法再提剑攻击。

    白衣飘然,血不沾衣......灵兮微微一怔,无端熟悉。

    渐渐的灵兮眼角噙着泪,却是盯着白君乾的这保护她的背影笑了出来,她挺身站起,缓缓举起了红鸾剑。

    片刻,灵兮的加入威慑了众人,她的出招虽不杀人却也颇为凌厉,两家形式均衡,一时难解难分。

    身后的内河河水在同时暴涨,水位冲高,河水裹挟着巨浪涌进来,斗着的众人且战且退,仍是不可开交。

    “红儿,你始终之听他的。”南风凝眸在打斗中回望了灵兮一眼,然后眉眼阴冷的杀掉了他前面的那几个小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