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追杀中的初遇

    瑀国一千五百年。

    时值孟夏的骄阳牵着几丝云彩来临,让这天地间的一切仿佛显得不再浅薄。

    清风则是凋着几垅鲜花,让其飘向那瑀国境内的一处森林。

    ……

    可还未等那鲜花落地,目的地的森林上方的天空就开始聚集越来越多的乌云。没过多久,整片森林便从绿意盎然变成了一片冷清的昏暗,雨也正式下了起来——

    “呜哈……呜哈……”先是如此急促的呼吸声配合着从天空中逐渐坠落的雨滴声,轻微的从远处响起。

    忽然一阵低沉的雷鸣带着一片耀眼到惨烈的白光出现,将昏暗短时间祛除,这才发现有一个身影正在这片森林中亡命奔跑着。

    白色的长发,七八岁小女孩的身形一起浮现在雨中。

    只不过她的脸上满是泥泞,遮住了她的五官,唯独一双血色的眸子格外明亮,其中的倔犟和坚决更是一览无余。

    “站住!魔修!”

    一帮手中都拿着一把泛着冷光的剑的身影紧接着浮现其后。

    “快跑……要快跑才行……”

    此时,雨越下越大,小女孩却因为受伤,呼吸越发的急促起来,伤口中流出的鲜红的液体也沿着她的指缝掉落,在积水的地面上坠出一朵朵颜色鲜艳的水花。

    不知道过了多久,幸得前面有一片茂密的灌木丛,趁着天光被乌云遮掩,似乎可以作为她的躲藏处。

    “魔修呢?”一黑衣男子怒气冲冲的问道。

    “不知道啊,刚刚还看到在这方向?为何一转眼就不见了?”他身后的一个男子回答道。

    于是,那个最前面的那个男子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就不信抓不到她了!”然后便开始不断的挥舞手中的剑,砍掉周围的枝丫。

    当然,其他的几个修仙者也陆续的跟着他一起这样做。

    良久,越来越近了。

    小女孩瞪大了眼睛,紧紧的看着出现在自己视线下的一双黑色靴子,这让她那捂住口鼻的手这下更是不留一丝缝隙,脸憋的通红,然后将身子蜷缩到最小。

    “喂!好像不在这,一点魔修的气息都没有!”那个来到小女孩近在咫尺地方的修仙者如此说道。

    而他只要再挥动一下手中的剑,就能找到小女孩了。

    这让小女孩闭上眼睛,不敢面对,心脏跳动的速度仿佛要炸裂般。

    “那去那个方向找找吧!”

    说罢,那群修仙者的脚步声与话语声逐渐远离。

    “哈啊……哈啊……”

    小女孩终于可以松开手了,空气在一瞬间涌入,充盈她的身体。她似乎又幸运的逃脱了一次。

    没一会儿,她强迫自己那已经摇摇欲坠的膝盖站起。毕竟还是马上准备离开此处好。

    可雨依旧在下,雷电依旧在轰鸣。

    “砰!”

    下一秒,她就再次跌倒,却不是因为自身没了力气,而是有人……攻击了她。

    她腹部的鲜血在空中迸进出一条华丽的轨道。

    “——啊?”

    但是因为那迅速的攻击是从她后方而来,所以她根本来不及、也看不见是谁攻击了她。

    “欸?这个魔修还真是好骗啊?!还好我们没有傻傻的去找遍整片灌木丛,不然得累死……”

    这个声音的主人在说完后,兴致勃勃的用脚踩在小女孩的腹部的伤口处。

    “啊,原来他们没有走吗?是为了让我上当?”

    闻言,小女孩突然恍然大悟。但不知是不是失血过多,她的眼前开始有些发黑,喉咙也仿佛被疼痛和滚烫堵住,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要不是每天只能猎杀几个时辰,还有她可以掩盖自己魔修的气息,早就抓住她了……”

    “听说她是这几天幸存下来的极少数魔修之一,并且还用陷阱杀了好几个修仙者呢?!要让她付出代价才行。”

    ……

    那群修仙者用嘲讽的语气对着小女孩说道。

    而小女孩心想着:“若是这次我还是没有死,我必定要让这群修仙者付出代价。”

    只是想归想,她已经站不起来了,甚至连试图站立的力气仿佛也被消耗殆尽了,泪水就要从眼眶中滑落,内心逐渐的被绝望笼罩。

    她的生命可能就此止步了。

    “真的要死了……这样也好……一直逃跑……被修仙者追杀……这样的日子……不要也罢!”

    就在她这样即将摒弃一切的时候,冰冷的剑即将从她脖颈处划过的时候——

    “到此为止了……”随着这句话的响起。

    无论是那要落下的剑,还是那天空中闪电的光芒,都在这一句话被即将说完的时候,停滞了。

    然而在这停滞的时间里,有一个带着五彩鬼面的、身着白衣的身影正在一步一步的靠近。

    伸出白皙手,在那柄砍向小女孩,却已经静止的剑上微指一弹。

    “崩!”

    剑从他手指接触的地方开始碎成细屑,漂浮在停止流动的空气中。

    “到此为止了!”

    接着,这个低沉慵懒的声音才传入在场每个人都耳朵里,敲击起耳膜。

    与此同时,一切又动了起来,只是又变得不同起来,因为小女孩可以活下来了,生命的并没有就此完结。

    这样的意外让小女孩忘了之前的状况,不自觉的有些紧张起来。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都仿佛被这个突然闯进来的男子的存在感压倒。

    同样的紧张感也传达给了那几个修仙者。

    仔细一看,这仙姿卓卓的男子周围笼罩着一个圆形的光圈,将雨水都弹开。

    应该也是个修仙者,且不是普通的修仙者。

    修仙者的境界一般划分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这为五大境界,而这每一个大境界又有小境界区分,前期、中期、后期。

    关于修仙一途各式各样的传说参差不齐、流传甚广,但所谓的神仙几个鼻子几个眼,根本谁也没有见过,只是听着神乎其乎,令人们向往。

    ”你.....你是何人?“其中一个修仙者吞吞吐吐的问道。

    ”.....“男子没有回答。

    而令所有人难以置信的是,他竟然轻柔的抱起了那一身污脏的、又身为魔修的小女孩,开始用法术为其疗伤。

    几个修仙者悄悄对视了一眼后,道:“阁下为何要帮一个魔修!”

    “我要救谁?关你们何事?!”男子如此回答道。

    闻言,那几个修仙者被这气势给震住了般,哑口无言。

    “怎么办,看样子打不过啊?!”

    “不过他好像没有佩剑啊?”

    他们的心里却依旧在蠢蠢欲动。

    “这个小女孩,我保她了!如果你们想动手,尽管试试!就算没有剑我也可以打得你们一败涂地。”

    男子不屑的说道,似乎看穿了他们的心理。而这男子能这么有底气的说出这些话,是因为他已经是化神前期,经历过了一道天雷劫,是为仙人了。

    “不行,这可是我们修仙者追了好几天的魔修,怎能轻易放走!”那黑衣的修仙者拔出剑,指着准备离开的白君乾道。

    “你们也配叫修仙者?!”男子用不寒而栗的语气说道。

    下一刻,一声叮的声音发出,黑衣男子的剑掉在了地上,血腥味弥漫开来,众人一看,大惊失色:“你手怎么了!”

    闻言,黑衣男子后知后觉的低下头,看见的却是他的那只拿剑的手,此刻正躺在那泥泞的地面上。

    “啊啊啊啊。“他发出痛苦的叫声,往地上跪去。”我的手!我的手!”

    “自寻死路。奉劝你们不要在跟上来了。”

    说罢,白衣男子嗤笑了一声,然后便抱着小女孩转身离开,留下身后那几个表情惶恐起来的修仙者窃窃私语。

    小女孩则是在温暖的治愈下与身体的极度疲惫下,视野开始忽明忽灭。

    直到意识开始远离的那一头,她开始做了一个梦,梦里发生的——

    在盘古开天辟地后,他的精、气、神组成了这世间的一切,于是被称为“人”的生灵被创造出来,而后物竞天择,他们便开始求仙问道,最后学会了引气入体,那个气也就是万物之间所流转的灵气,此为修仙境界中的练气。

    而后又慢慢形成、摸索出其他境界。但在此过程中,人们却命运殊途的分为了,仙道、魔道、人道。

    随之,又有两国崛起,数千年来,瑀国为修仙者扶持的一方,为较强方。缨国为暗地里修魔者支持的一方,为较弱方。

    她在缨国出生,她的母亲为普通人,父亲为魔修。

    她因血脉的原因身体成长缓慢,心智倒还是正常成长。

    她从小就被一群修仙者定下了诅咒、一群魔修发布了祝福。

    ……

    名为现实的记忆,深刻强烈的在她的梦里呈现。

    就算她挣扎、呻吟,浑身被汗水浸湿,眼角流淌下泪水……这样痛苦的小女孩,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体开始变轻,梦中的残酷也逐渐消散。

    ——原因是手。

    有人,握住了她的手。

    无论是温暖的触感,还是那温柔的感觉……都让她感觉不那么难受了。

    良久,从噩梦中一睁开眼,因为阳光灼烧瞳孔不适应感,所以她又再次闭上眼睛。

    但是。“你醒了就醒了,怎么又闭上眼睛了?”

    有一个声音跟她讲了话。

    为此小女孩忽然睁开了眼睛,管不得其他,直接往一旁退去,缩起身子。

    她的眼眸中映入的是一男子的面容。

    白衣黑发,明眸皓齿,挺着修长的身材站起,衣和发都飘飘悠悠,不扎不束,微微轻浮,背后门口露进来的阳光在他的肌肤上流动,而眼睛也像是五颜六色的琉璃般。

    却也有些孑然独立。

    几秒后,男子露出带着友好、灌注自己诚意的笑容往后又退了几步,示意暂时不会靠近。

    小女孩也睁大着她那圆滚滚的眼睛开始打量起四周来。

    一尊被蜘蛛丝与灰尘所侵占的仙人塑像,还有一个摇摇欲坠的桌子上那已经发黑的贡品,遍地的稻草,还有一滩水……?

    抬起头,一看,庙宇的屋顶还烂了一个洞,可以看见湛蓝的天空,和时不时飞过的小鸟。

    看来这是一座荒废的庙宇,而且成为了过往之人的休息之处,并不是什么地牢,亦或者水牢之类的。

    小女孩紧缩的身体逐渐松弛下来,但是……

    “你是魔修吗?”

    从男子嘴里说出的这个词让她又再次紧张了起来,抿住嘴巴,眼睛中泛起警惕。

    “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看……”话音未落,男子拿起一旁的面具戴在了脸上。“我是昨日救你的那个人啊?!”

    “救我的那个人?……那你是修仙者吗?为什么要救我?”小女孩有些害怕的发问道。

    “嗯?我也不知道欸?”

    男子虽然这么说着,但当时他在看见小女孩的那一刻起心中就迸发了一种不知名的特殊情感,似乎似曾相识。且看见小女孩将要被杀的时候,心中竟翻腾起了一股怒气,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就已经擅自行动了起来。

    “!!!”

    小女孩一听男子这么含糊其辞的说道,就立刻又恢复了前面的姿态。

    这让男子赶紧摘下面具,用真挚的眼神望着小女孩说道:“我这些天,下山采买与游历,没想到竟碰到一大群成年男子竟然在欺负一个小女孩?你说气不气……还好你体质特殊,可以掩盖自己魔修的气息……”

    他讲的滔滔不绝,小女孩觉得与昨天救她时那副意气风发的样子完全不同,但是那话语却传达给她的莫名的安心感。

    良久,她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同时也情不自禁的仔细观察起男子的表情与动作来,良久,表情变得有几分呆滞起来。

    “你长的真好看。”

    最后下意识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尴尬的气氛在俩人之间弥漫开来。

    “啊?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白君乾,叫我君乾就行。好像也……不能这样叫啊。”

    男子一边挠着头一边僵硬的转移了话题。

    “我叫灵……兮……”小女孩似乎也有些尴尬。

    以至于忘记了保持警惕之心,说出了自己真正的名字。

    接着,为了给灵兮继续疗伤,君乾与她在这庙宇里一起待了一整天。过程中,虽然灵兮还是有些警惕,但在看见君乾的笑容后,也就稍微放松了警惕。

    良久,在一片相互默许的安静中,笼罩在君乾身上的蓝白色光芒渐渐开始褪去,而灵兮的伤似乎好了,甚至以往那些旧伤的伤口也消失不见了,白皙的皮肤恢复如初。

    “怎么样?还有哪里不适的地方吗?”白君乾开口问道。

    “……”灵兮沉默的摇了摇头。

    “要说你身上的伤口还真是多啊,大大小小的遍布全身,你年纪又这么小,可想而知你之前遭受了什么……”

    灵兮有些目光动摇的听着。随即抑制不住突然涌上来的睡意,她张开口打起了哈欠,接着又用袖子粗鲁的擦去化作眼角泪水,偷偷的伸了个懒腰。

    此时,屋外傍晚的天空已经在沉没的橘色中,而流动的云朵仿佛在诉说着这一天的结束。

    “你想睡觉吗,那就睡吧!说实话,我没想到我会救你,可能是因为我们两个有缘吧?”君乾轻声道。

    闻言,灵兮虽然没有回应,却点了点头,将这些话记到了心里。还有在她眼前晃着的那个玲珑剔透的玉佩,她也记住了。

    没一会儿,她就安心闭上眼睛,让控制不住的睡意侵入意识中。

    白君乾则是看了看她,再次像之前那样抱起了她。

    不同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