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九百九十七章 时空剪影

    时空长河之上,墨捏着一只小鸡仔般捏着杨开的脑袋,淡淡道:“无能的废物,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言罢,大手猛地用力。

    已经失去战斗力的杨开哪里承受得了这样的攻击,整个脑袋轰然爆开,墨尤不罢休,一拳轰出,将那残躯打的粉碎。

    这一幕印入正在远处观战的众强者眼中,所有人都怔在当场,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幕。

    死了?那个最擅长缔造奇迹,无数次挽狂澜于即倒,拯救人族于水火之中的男人,就这么死了?

    众人本能地不愿意相信,下意识觉得那是不是幻觉或者别的什么。

    但随着杨开身躯的爆碎,那气息的消散却是无法作假的。

    所有的一切都证明,杨开是真的死了!

    死在墨这位古老至尊的手下。

    自杨开被墨抓出时空长河到身亡,只短短一瞬的功夫,墨痛下杀手的时候没有半丝犹豫,导致观战众人都还没来得及生出去援救的念头。

    凄厉的凤鸣声响起,伴随着愤怒的龙吟咆哮,苏颜与杨霄已化作圣灵之身,朝墨那边扑杀过去。

    紧随在两道身影之后,所有强者都出动了。

    即便明知不是对手,也没有人迟疑半分。

    杨开死了,这世上再没有谁是墨的对手,墨的力量即将统治诸天,这天地再没有人族的立身之所,这是最后的拼搏!

    苏颜的速度最快,毕竟空间大道是凤族的本命之道,愤怒和悲伤吞没了心智之后,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复仇!或者陪着他共赴黄泉。

    幽蓝色的庞大身形拖拽着绚烂的光带,身影只是几个腾挪,便冲进了战场之中。

    然而还不等她有所发力,诡异的一幕便出现了。

    原本安宁的时空长河平生波澜,随着浪花的席卷,一道人影自长河中踏浪而出。

    看到那身影之后,苏颜不禁怔在原地,在她之后冲杀过来的诸强们也都傻了眼。

    只因从时空长河中走出来的,赫然是理应被墨杀掉的杨开!

    没死!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一幕,一如方才他们看到杨开被杀的时候。

    杨开分明死在他们眼皮子低下,那绝非什么幻觉,可他偏偏还活着,从时空长河中又走了出来。

    这诡异的一幕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理解范畴,死而复生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

    踏浪而出的杨开一眼便看到了苏颜等人的踪影,他就猜到会是这个样子,长呼一口气:“总算赶上了,都退回去吧。”

    苏颜化作的冰凰只略一迟疑,便转身而去,顺带催动空间大道,将紧跟着赶过来的众人也挪移走了。

    人族众强再度回到之前的位置,这个位置还算安全。

    项山皱眉不已:“怎么回事?”

    杨开明明已经被杀了,怎么会又从时空长河之中活过来?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离奇的事。

    米经纶目中精光闪过:“造物境……这难道是造物境的玄妙?”

    “什么意思?”欧阳烈眉头一跳:“你说杨开已经踏入造物境了?”

    米经纶摇头:“可是……看着不像。”那从时空长河中踏浪而出的杨开,气息依然只有九品的范畴,并没有踏入新的层次。

    但除此之外,米经纶找不到合适的解释,造物境或许能死而复生?

    这依然够离谱的。

    战场中,见到杨开现身,墨扭头看了看周边的碎尸血肉,确定自己刚才是真的杀了杨开,心中顿时明了:“剪影术?”

    杨开冲他咧嘴一笑:“果然瞒不过你。”

    牧与墨共同生活了那么多年,牧有什么底牌,墨自然一清二楚,这世上不可能有相同的两个人,除非在不同的时空段中。

    牧的剪影术出神入化,为了封镇墨的本源之力,她将自己的一生分化成三千剪影,镇守在三千世界之中。

    杨开得牧最后的馈赠,吞噬炼化了她的时空长河,壮大自身长河的体量,提升自己大道的造诣和感悟,获益巨大。

    然而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这些,而是牧独创的剪影之术。

    这才是对大道妙用的巅峰之作。

    与墨交手的同时,杨开就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对手,因为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突破自身的桎梏,晋升下一个境界。

    没办法晋升下一个境界,那与墨争斗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可他不能死,他若死了,人族就真的完了。

    既然没办法在短时间晋升下一个境界,那么唯一的机会,便是掌握牧的剪影之术!

    一个自己不是墨的对手,两个也不是,那么三个呢?五个呢?十个呢?

    唯有掌握这玄妙的剪影之术,才有战胜墨的机会。

    所以与墨的交锋中,他一直以拖延时间为主,便是在融汇自身的诸多大道之力。

    剪影之术的玄妙,牧没有传授给杨开,不是她不想,而是这种对大道妙用的巅峰之作,不是她想传授杨开就能学会的。

    这种术,非得杨开自己参悟出来才行。

    好在杨开与牧一样走上了相同的道路,所以牧相信杨开能参悟出这道玄妙之术,也能明白她赠与时空长河的良苦用心。

    杨开与两千多牧的剪影接触过,在没有吞噬炼化牧的长河之前,他便对剪影之术有了一些想法和构思。

    而牧最后留下的馈赠给杨开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在此基础之上,他终于参透了剪影术的奥秘,于时空长河之内,施展出了这玄妙之术。

    墨确实杀了他,只不过杀的是过去某一个时间段的他。

    一道剪影的消亡并非没有代价,杨开这是第一次施展剪影之术,很快有所察觉,抬手点了点脑袋:“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

    那道被斩杀的剪影所在的时空段内遭遇的一切,杨开都彻底遗忘了。

    “算了,大概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杨开洒脱一笑,抬头望着墨,“来打第二场?”

    墨笑了,自与杨开交锋,他便一直阴沉着脸,好似杨开欠了他好多钱一样,更是屡次出言不逊,但此刻他却笑了出来:“有点意思!”

    “有意思的还在后头!”杨开话音落时,周身大道震荡,已扑杀至墨的面前,身后长河之力涌动,抬手祭出了苍龙枪,一枪朝墨刺了过去。

    苍龙枪理应破碎了,但在杨开这道剪影所在的时空段中,苍龙枪还是完好无损的,所以这已经破碎的长枪再一次绽放出莫大威能。

    一如之前那般猛烈的交锋余波不断朝四周扩散,让人族众强看的眼皮子直跳。

    暗暗庆幸,杨开活过来足够及时,否则单凭他们这些人冲过去,墨随手便可打杀了。

    原本众人以为这样的争斗哪怕不会势均力敌,杨开也能坚持很久,毕竟之前他已经展现出自己强大的实力。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一场战斗只持续了短短不到两个时辰,墨便抓住了杨开的破绽,一拳打在他胸口处。

    胸膛爆开一个大洞,血肉横飞,杨开的气息迅速湮灭。

    哪怕知道杨开不会真的死去,见到这一幕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被悲伤淹没。

    打杀了杨开的第二道剪影,墨抬眼朝时空长河望去。

    与牧一起生活那么久,墨深知剪影术的强大,这道术真正强大的并非它本身的威能,而是它附赠于施术者的强大生存能力。

    剪影术是以时空长河为根基施展出来的,根基便是那一条时空长河,想要彻底斩杀施术者,那就必须得先摧毁时空长河。

    否则长河在,施术者便永远不会消亡。

    所以墨在斩杀了杨开的第二道剪影之后,便立刻朝时空长河扑去,周身墨之力涌动,朝长河覆盖。

    他要将长河之力墨化,如此便可破了杨开的剪影术。

    然而还不等他有所作为,那时空长河中,便又冲出来杨开的一道剪影,直接祭出了苍龙枪,迎面杀来,口中还调侃道:“这么急做什么?”

    两道身影再度战成一团,杨开一边与墨厮杀,一边收集着剪影术的各种情报。

    这毕竟是他第一次施展剪影术,对这道术了解不多,他要尽快完美地掌控这道术,只有这样,他才有翻盘的机会!

    否则单靠一道道剪影车轮战,未必能将墨怎么样。

    而想要尽快完美掌控,那就只能一次次地尝试,从实践中总结经验。

    “又忘记了一些东西,不过刻意保存的记忆却不会遗忘,这倒是好事……”他心中默念着,继续与墨缠斗,虽然有些不是对手,但如今的他,已经不需要考虑死亡的事情了,所以他能更加肆无忌惮地出手。

    很快,他又收集到一条重要的情报:“时空段囊括的跨度越短,剪影持续作战的能力就越弱,值得注意!”

    这般想着,他这道剪影出手的力度已经显露颓弱之势,被墨找到机会,瞬间斩杀!

    漫天血雨纷飞。

    纵然已见过数次这样的场景,远方观战的人族强者们也看的眼皮子直跳。

    不过让他们感到安心的是,几乎是在上一个杨开死亡的同时,下一个杨开就已经从长河中走出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ueshu。ddyue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