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露锋芒

    阴暗的天空,冷风呼啸,黄尘四起,一望无际的荒漠平地,两支数以千计的军队,正在相距百米间对峙。

    “我乃羌族勇士,你们这些中原的渣渣,谁敢出来受死!”少时,一人一马从军中走出,身穿重甲,手持狼牙棒,大声挑衅。

    面对这个嚣张的羌族勇士,这边军中,一个看上去仅十四,五岁的少年,却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这是你第一次参战,只要见识一下就好。”这时,一只大手轻轻按在了少年小将的肩膀上,少年看了看这位老大哥,只见他那历经沧桑的面容下,是那样的从容,仿佛这不过是一场再平常不过的战斗,一场手到擒来的战斗。

    “嗯。”少年轻轻应了一声,压抑着心中的战意,目送这位老大哥提枪出阵。

    见到敌军之中走出一将,这羌族勇士不由地打量的一番,来人身强体健,颇为壮实,一身煞气,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猛将,只是,相比自己的个头,却是足足小上了一圈,浑身肌肉也比不上自己的发达健壮,当下不由地大笑一声“够胆!”,然后也不多话,纵马便朝这位老大哥冲了过去。

    凝重压抑的战场,刹那间擂鼓震天,声势浩大,二马相交,只听“叮”的一声脆响,一股凌厉的劲风顿时从那交接处扩散而出,激起一阵尘埃。

    “好大的力气!”交错而过,那名羌族勇士只觉双手阵阵发麻,先前的交锋,让他明白了眼前这个个头小上自己一圈的猛将,力量却是大大胜过自己,当下面色微微一变。

    “重玄派,果然有门道!”羌族勇士心中转过一道念头,这一战想要取胜,恐怕不容易。

    下一合,二马再度交错,在众人的注视下,重枪与狼牙棒猛然相撞,而这一次,重枪之上所蕴含的劲力,更是险些将羌族勇士手中的狼牙棒拍的脱手而出。

    “这是……天罡斗气?”羌族勇士惊讶的看着那重枪上隐隐透出了黄色气芒,这是重玄派独有的绝技,能够极大幅度提高力量和威力的绝技。

    “正是,凭你们那不成熟的真气修炼门道,想要胜过我们,无异于痴人说梦!”老大哥一声厉喝,手中重枪再度卷起强烈的劲风,朝羌族勇士狠狠的扫来,只听“叮”的一声清脆的声响,那羌族勇士手中的狼牙棒竟是应声而飞,然后落在了十丈之远的地面上。

    “怎么可能……”羌族勇士惊讶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早有耳闻重玄派的力量中原无人能及,直到今日,他方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然而,明白之日,已然是他身死之时。下一刻,老大哥手起抢落,一枪狠狠扎进羌族勇士的胸膛,然后将其挑落下马,而他眼中的生机,也迅速流逝。

    “区区游牧,也敢犯我中原。”老大哥举枪示威,刹那间,他身后大军士气大振,震天的呐喊响彻天地。而反观羌族军队,却是一个个沉默无言,显然刚刚的武将决战,对他们的士气是个强烈的打击。

    然而,就在他准备趁势发动冲锋之时,羌族军中,又是走出了一人一马。

    全身精钢锻造的盔甲,武装到牙齿的精致装备,左手持盾,右手持斧,就连他的坐骑,都是全副武装。这一人一马,个头比刚刚那羌族勇士更是大了一圈,而其举手投足之间,没有丝毫重装铠甲所带来的不便,可见此人力气之大。

    老大哥眼睛眯了眯,心道这次似乎来了个硬茬子,当下眼芒陡然一厉,体内真气迅速运转,其身上,涌出了一丝丝的黄色气芒。

    “天罡斗气附加全身,这样的话,老大哥的防御和力量也会大幅增强,只是……”少年小将漆黑的眼眸注视着那全副武装的羌族勇士,那人全身散发了强烈的劲气,将周围的尘土都吹拂而起,这是真气修炼到一定程度后,方才拥有的劲气,而这劲气,竟丝毫不比老大哥劲气弱。

    望着那气势十足的羌族勇士,老大哥轻吐口气,脸庞之上,也是缓缓的浮现出了一抹凝重,当下,也不废话,双手紧紧握着重枪,然后纵马飞快的朝敌将冲锋而去。

    面对老大哥的冲锋,这羌族勇士同样纵马出击,二马相交,枪斧重重的相拼在一起,刹那间,一股浑厚的劲风扩散而去,激起一阵尘埃。

    紧握着重枪,老大哥丝毫没有退让,两人在相抵片刻之后,立刻向对方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势,刹那间,战场之上“叮叮当当”之声响彻不停,每一次的兵器交锋,都能激起一股强烈的劲风,两个人转马灯般的厮杀,将二人的战场都蒙上了一层风沙屏障。

    然而,交战三十合后,老大哥的气势渐渐落了下风,虽然他有天罡斗气的加成,无奈对方的力气却丝毫不比他加成后的力气弱,而那武装到牙齿的精钢铠甲,以及那一面碍事的盾牌,让老大哥的攻势根本就难以形成有效的威胁。

    渐渐地,老大哥的枪法越发涣散,而羌族勇士越发精神,只见他右手快速挥舞着重斧,一击狠过一击,重重地砸在老大哥的重枪上,激起阵阵火花,终于,在又战十五回合后,老大哥再也支撑不住,早已发麻的双手已然拿捏不住手中重枪,被那羌族勇士一斧头狠狠打落。

    “糟了!”武器掉落,老大哥心中一沉,不待他反应,那沉重的盾牌,已然重重地撞了过来,顿时,一声嘶鸣,老大哥连人带马,都被这一盾击给击倒在地。

    “吼,吼,吼……”羌族军中,立刻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那羌族勇士冷漠的看了倒地的老大哥一眼,然后一斧头,重重的砍了下去。

    “唉,想不到,出师未捷,认栽了。”老大哥闭上了眼睛,身为战士,他自然是不怕死,只是,就这样死去,终归是心有不甘。

    绝望之际,斧头离老大哥的脖颈越来越近,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刻,一道破风之声,猛然袭来,一柄精钢锻造的方天画戟,狠狠撞在了那柄重斧之上。

    “叮!”

    清脆的声音响彻,那无往不利的重斧,竟是生生被方天画戟给撞退了回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老大哥陡然睁开双眼,一脸愕然地望着眼前帮他荡开致命一斧的方天画戟,然后,其目光顺着方天画戟转移而上,只见在他身旁,那名年纪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小将,骑着赤色的战马,一脸漠然的注视着那羌族勇士。

    “老大哥,接下来,换我来吧!”少年小将忽然笑了笑,笑容中,透着一种饿狼般的凶狠与兴奋,目光充斥着强烈的战意,当下,老大哥也不多话,双手对着少年抱了抱拳,然后翻身上马,转身离去。

    短暂的震惊中回过神来,那羌族勇士见来人竟是一个羽翼未丰的少年后,不由地一阵错愕。

    “我道是谁了,原来是个小娃娃,看来你们中原无人啊,居然连一个小娃娃都派了出来。”羌族勇士说罢,不由地一阵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斥着浓烈的不屑之意。连带着他身后的羌族军队,都是爆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哄笑。

    “待会你落马的时候,可别忘了现在的话!”少年的嘴角,始终挂着笑意,云淡风轻的答话,让得这羌族勇士面色一寒,当下怒道:

    “好狂妄的口气,就算你是一个小娃娃,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去死吧!”羌族勇士一声大喝,纵马疾驰,对着少年小将便是抬起手中的重斧,重重的朝他的头顶砸了下去。

    这一斧的气势,凌厉凶狠,势如破竹,周围的人们,仿佛已经看到了这个少年的脑袋宛如西瓜般破开爆裂的场景,毕竟,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如何比得过这壮如黑熊的羌族勇士。

    少年小将眼见这越来越近的斧头,却是神色依旧,只见他单手抬起比他个头还要长一倍方天画戟,从容不迫的迎了上去。

    “铛!”

    清脆的钢铁相交之声,从两人兵器相抵之处,荡漾的传了出来,而随着音波的传出,一圈凶猛的能量劲气,也是爆涌而出,激起一阵尘埃。

    战场,一片寂静。

    所有人在这一刻呆若木鸡,任谁也无法相信,这个少年,竟是强悍到能够单手与这羌族勇士凶猛对轰,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不可能!”那退回阵中的老大哥,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自己在全力施展了能够加成力量和威势的天罡斗气之后,也依旧抵不过这羌族勇士的强悍劲力,而这个少年小将,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黄色气芒,可见他连天罡斗气都未曾使用,便是单手抵挡住了那凶悍无比的攻击。

    “天生神力!”心中不自觉的略过这样一个念头,因为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解释。

    看着手中嗡嗡作响的重斧,那羌族勇士心头一阵愕然,自己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力量,竟是比不过一个小鬼,这如何让他服气,当下恼怒下,斧头再度狠狠的朝少年小将的头顶砸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羌族勇士的攻势无比的凶狠凌厉,然而,那少年小将的防御,却是无懈可击,战场之上,火光四溅,劲风四起,羌族勇士连攻十三合,却丝毫不起作用,而至始至终,少年小将都仅仅只是用的单手进行防御格挡。

    “你打的可爽了?”少年小将嘴角始终挂着笑容,这是充满战意而兴奋的笑,他能感受到,身体的血在一点点沸腾。

    “那么接下来,就换我来攻了吧!”少年小将目光陡然一厉,手中方天画戟化作一道凌厉无比的厉芒,狠狠的刺向了这羌族勇士的身体。

    这攻击来的迅捷凶悍,羌族勇士脸色一变,即便他穿着厚重无比的盔甲,也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心底的危险。危急关头,他下意识的将盾牌横在身前,而在这刹那,方天画戟那凶悍凌厉的寒芒,已然狠狠的撞在了盾牌之上。

    “铛!”

    一声钢铁交响,几乎有如雷霆一般,猛的在战场上炸响开来,剧烈的声波,让得围观的士兵都是感到一阵刺耳,满脸惊愕的看着那场中的少年。

    “咔擦”一声,那厚实的盾牌,竟是陡然裂开,碎成了三瓣,而那方天画戟依旧余势不减,一下狠狠刺到羌族勇士的身体上,那厚重的盔甲,竟是宛如纸屑一般脆弱不堪,被方天画戟的枪尖轻易突破,然后狠狠扎进了身体中。

    战场又一次陷入了寂静,所有人满脸惊愕的望着场中的少年,他们可没想到,这位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竟然一击便是破碎了那厚实的盾牌,洞穿了那盔甲的防御。

    “想不到,这个刚刚进入内门的弟子,竟有如此实力。”老大哥悻悻看着那场中少年,与他相比,自己就只能用庸才二字来形容了。

    “你……是何人?”那羌族勇士受此重创,眼中倒映着少年的身影,一股来自心底的寒意不由地袭上心头。如此年纪便有这般可怕的实力,日后,恐怕将会是羌族之大患。

    “记住本大爷的名字。”少年嘴角挂着笑意,眼中闪烁着战斗的畅快,然后大声喝道:“紫云山,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