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冥雷剑

    当塞拉母吟唱完一连串的咒语之后,一股极强的黑暗气息,便是从其身上涌现出来,然后加持在了萧闲的身上,顿时,萧闲只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身体中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

    “原来这就是暗之力。”萧闲满脸的兴奋,他看着自己手中已然释放出红色雷电的利剑,整个人都处于了一种极为亢奋的状态。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很想好好发泄一下,有一种将这些家伙全部杀光的冲动。”萧闲自我疑问着,他看向这些胡狼人,眼睛已然微微泛起了红光。

    “暗之力的加成,可是会影响你的心志,让你充满暴戾之气。”塞拉母舔了舔嘴唇,在他周身,一道暗元素结界,将他牢牢的包裹在了里面。

    下一刻,萧闲一个箭步,手中利剑顿时在胡狼人群当中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一道刺目的红色雷光,便是在人群中诈响开来,成片成片的胡狼人,便是在这刺目的雷光中化作沙土消散于无形。

    不消片刻,萧闲一人之力便是清除掉了一千余胡狼人。

    “真不愧是来自东方的剑士,这等实力,就算在整个亚尔兰特帝国,也是名列前茅。”塞拉母一脸赞赏的看着来去如风的萧闲,随即,他打开了一张魔法卷轴,在念完繁琐的咒语之后,他将特制的魔法香料洒在了魔法卷轴之上,顿时,一股恐怖的黑暗能量波动,便是从塞拉母身上扩散出来。

    刹那间,那些本该毫无感情的胡狼人,竟是露出了胆寒之色,他们纷纷退离着塞拉母周围,正如当初面对暗黑龙一样。

    “感受到害怕了吗?因为这可是明确的上与下的分级。”塞拉母手中的魔法卷轴迅速的燃烧殆尽,随即一股极为庞大的暗之能量波动,便是以塞拉母为中心,震荡而出,然后席卷了范围八百米的进程。

    一瞬之间,那些胡狼人,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去生机,枯萎下去,然后便是化作了沙土,就此消散。

    目睹这一切的萧闲,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他转身看向塞拉母,这位一瞬之间便是几乎将整个城市的胡狼人一举清空的黑暗大法师,眼中也不禁露出了一抹警惕之色。

    “这个法术,简直堪比禁咒。这就是西方的玄术师吗?”萧闲深吸一口气,这一刻,他只觉西方世界的能人异士,丝毫不在东方世界之下。

    “好了,这里基本清空了,我们继续往前走吧!据我所知,这地下永恒国度,一共有五大城市,而五大城市的汇聚之地,便是神器所在的地方。”塞拉母拿出一瓶红色如血的药水,便是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这是什么?”萧闲问道。

    “这东西名叫血髓,能够几分钟之内将我所损耗的魔力补满。”塞拉母说道。

    “这么快?”萧闲不可思议的看着塞拉母手中的空瓶,讶道。

    “但是这东西可是十分的稀有,这样跟你说吧,亚尔兰特帝国皇室,也不过才储备了三十瓶而已。”塞拉母收起空瓶道。

    “那你还真是够奢侈的。”萧闲收起利剑道。

    “这个时候该用还是得用的。”塞拉母说道,忽然间,他的神情僵住了,似乎看到了什么东西。萧闲不由得顺着塞拉母的视线看去,只见在他们面前,不知何时,已然立着一名身穿破旧衣衫的胡狼人。

    “这个家伙……”萧闲看着这胡狼人,只觉他确实有些与众不同,尤其是他手中的那把剑,通体闪耀着紫光,上面隐隐透出紫色的电光,一看就非凡品。

    “不会错的,他就是死神特尔多!”塞拉母肃道。

    “死神特尔多,当初擅自去这里调查的剑士吗?”萧闲问道。

    “是的,就是他,这冥雷剑,就是死神特尔多的标志。没想到,他却是死在了这里。”塞拉母一脸的惋惜,特尔多的牺牲,无疑对于路西尔来说,是一笔不可估量的损失。

    “冥雷剑?似乎是把不错的剑。”萧闲心中暗暗说道,对于特尔多手中的冥雷剑,他俨然有了要抢夺过来的想法。

    特尔多目光看向了塞拉母,眼中似乎出现了一抹疑惑,塞拉母心中一喜,莫不是特尔多变成了胡狼人,也依旧记得生前的事情吗?

    然而,还未等他开口,特尔多身影陡然一闪,便是一剑刺向了塞拉母的咽喉。

    速度实在太快了,快的塞拉母根本就不曾反应过来,不过,就在塞拉母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萧闲的身影却是瞬间闪现而来,一剑便是将特尔多的冥雷剑给挑了开来。

    “塞拉母,这家伙就交给我了,你还是对付周围残余的胡狼人吧!”萧闲肃道。

    “好!”塞拉母赶忙向后退去,随即给自己加持了一道黑暗结界。而特尔多手持冥雷剑,看向萧闲的目光,也是充斥着了浓烈的战意。

    “居然被称作死神,那么,我倒想看看,死神的本事有多么厉害!”萧闲目光如炬,手中利剑充斥着红色的雷电,他赤红着双眼,随即一个箭步,便是飞速朝着特尔多冲了过去。

    下一刻,两道快如闪电的身影,便是在城市中来往穿梭,所到之处,雷光闪耀,劲气冲天,整间整间的房屋,便是在二人激烈的战斗中,被毁于一旦。

    “这死神特尔多在整个亚尔兰特帝国,可是能够排进前五的剑士,而萧闲,竟能够与他战个平手,当真不简单啊!”塞拉母随手将一名偷袭自己的胡狼人给绞杀之后,目光死死盯着这两位剑士的决战,心中只有无比的震撼。

    很快,两个人你来我往,对拼上百招,依旧未能分出胜负。不过,在此期间,特尔多的身上,已然出现了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伤口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快速的愈合。萧闲眉头不由得皱起,虽然自己占据了优势,但这样下去,若不能给与一击必杀的话,这特尔多迟早会把自己耗死。

    塞拉母看着特尔多,眉头也是紧紧皱起,特尔多之所以被称作死神,正是因为他那近乎异常的恢复力。那是天生俱来的。所以他可以在每场战斗中,完全跟别人以命相搏。拼着重伤的代价也要将敌人杀死,所以久而久之才被人们称之为死神。

    “看来,变成胡狼人后,本身的能力,是丝毫不受影响的。”塞拉母看着特尔多战斗的身姿,皱着眉头说道。

    当萧闲与特尔多大战的时候,路西尔和王瑛,也是遇到了整个城市的胡狼人的围攻。

    “王瑛,尽量待在我的身后,我决不允许美丽的女士,在我眼皮底下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路西尔郑重的说道。

    “嗯!”王瑛轻轻应了一声,平静的心神不知怎地,忽然荡漾了一下。

    下一刻,路西尔拔出了腰间的宝剑,这是一把通体漆黑的宝剑,在拔出来的瞬间,一道炽热的暗紫色火焰,便是从剑身之上涌现而出。

    “这把剑?”王瑛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她能清楚的感觉到了,这宝剑竟是与暗黑龙的气息一般无二。

    下一刻,路西尔全身凝聚出了一道暗金色的气芒,一股异常凶悍的气息,瞬间涌现而出。王瑛整个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身体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路西尔双手持剑,然后对着这些胡狼人便是一剑一斩,刹那间,一道暗金色的剑气挥斩而出,顷刻之间,便是将面前三十米范围的胡狼人,全部斩为了两段。

    一道道紫色的火焰从胡狼人的断口处升腾而起,随即路西尔的面前,便是成片成片燃气了熊熊紫火,令人胆寒。

    “不仅仅是他的暗黑龙,他本身的实力,也是极为的强大。”王瑛喃喃而道。

    此刻,正在对练的吕布和李存战,已然停下了。在他们面前,一名身高九米,全身黄金战甲的胡狼人,已然挥起了手中的黄金权杖,狠狠的朝他们砸了过来。

    “终于出现了吗?”李存战冷笑一声,永恒国度的城市守护者,总算是现身了。

    “老爷子,这家伙就交给我吧!”吕布嘴角微掀,抬起方天画戟,便是挡住了胡狼人这沉重的一击。

    “那怎么行,我白胡子这么多年都没展示手脚,今日就让我好好过过瘾。”李存战朗声而道。

    “你太客气了,这家伙还是让我这年轻人来吧!”吕布一把荡开黄金权杖,便是上前一步顺势一戟,朝胡狼人砸了过去。

    “老年人也当仁不让!”李存战同样是上前一步,一起朝着胡狼人攻了过去。

    可怜那胡狼人守护者,一个人对战这样两位当世最强的高手,结局已经是不言而喻,不消十招,这胡狼人便是被吕布和李存战,直接打成了碎片。

    一把黑色钥匙显现而出,李存战拿起钥匙,道:“看来,这就是塞拉母所说的黑暗之匙,打开中央大殿的关键。”

    “那么,我们这边的事情,就算是办完了。”吕布说道。

    “先把钥匙插进那个大门再说吧!”李存战道。

    “好!”吕布扛起方天画戟,便是与李存战一起往前走去。

    “喂,你们等等我呀!”陆昭雪在后面快步的跟了上去。

    此刻,已经与特尔多大战一百五十回合的萧闲,终于看准时机,使出了绝招冥雷斩,一剑便是将特尔多给击成了碎片,只不过,他手中的剑,却也是被特尔多的冥雷剑给削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