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不

    “我......”

    “我不!”

    “你......”

    “我不!”

    “听我.....”

    “我不!我不!我不!”

    辉煌的宫殿中,一个少年和一人形光团坐在石桌前。

    不管那人形光团说什么少年都一幅“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

    少年名为萧云,原本正在好好的看动漫,看到正精彩的时候就被拉过来了。

    然后这个人形光团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世界之力,什么转世轮回,还说什么用圣格保证。

    反正就一大堆神神叨叨的东西。

    “听我说,世界之力在你身上,一整个世界的力量都在你身上!”

    那个光团很是兴奋的样子。

    萧云一脸的平淡:“然后呢?”

    他现在只想回去看动漫,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都不关他的事。

    “你想要财富吗?想要权利吗?想要名声吗!?”

    简直像是诱拐小孩子一样:“蜀黍这里有糖果哟,还能带你去看金鱼。”

    “别扯那么多!放我回去!”萧云没给啥好脸色,脸给需要的人,不要脸的人从来都不和他谈什么。

    能把自己直接请过来,而且还问自己要东西,俨然一副支配者的样子。

    “给你个机会,把世界之力给我。”那光团也变了面色,严肃的说着站起了身来。

    他不相信这个凡人能抵得过权财诱惑,不过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罢了。

    萧云挑了挑眉头:“跟你说一下,我不愿意,我不情愿。”

    “如果硬要说的话,那就是......”萧云打断了即将开口的光人:“脸是给要的人,不是给不要脸的人。”

    “好!好一个给脸不要脸的人!这话我喜欢听,既然你不愿意交出来,那我有的是办法!”

    光人哈哈大笑,眼中的阴寒之色丝毫不掩饰的透露出来。

    随即萧云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坐在石椅上喝着茶,他并不担心对方会毒死自己什么的,如果会的话,能将自己凭空召唤到这地方又想弄死自己,何必那么麻烦?

    有求于人就是有求于人,脸嘴都不一样了。

    “嗡!”

    光人狠狠一挥手冲着萧云,将一道金光洒向萧云,随后萧云就消失在了石凳上。

    “每个都这样!每个都这样!”

    萧云离开后,那光人原本还在端坐的身子瞬间腾空而起四周散发光芒,万丈光缕瞬间激射开来。

    “轰隆!轰隆!”

    巨响声接连不断,整个圣界宛若是地震一样疯狂颤动,无数生灵哀嚎着惨叫着躲避。

    ......

    ......

    “我这是?”

    恍惚中,萧云醒了过来,看着眼前截然不同的房间布置陷入了沉思。

    虽然他知道,那家伙的报复一定不会简单。

    毕竟自己没给他好脸色,他也肯定不会给自己好受。

    眼前是一个破旧的小柴房,自己躺在一张简易稻草床上。

    大白天的房梁上居然有老鼠昭然过市。

    房内弥漫着一种古怪的木草芬芳。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萧云闻声站了起身来向着门口走去。

    “嘎吱......”

    打开飘摇不定的小木门,说是木门,实际上跟木板差不多。

    门打开,袭来的是一个拳头。

    “噗通!”

    一声闷响后,萧云猝不及防下被击飞出去。

    随即就听到耳边传来这样的声音:“今天发月俸,本少爷的钱不见了,正好十块下品灵石,给我搜!”

    “咳!”萧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只感觉腹部一阵绞痛,随即喉头一甜咳了一下便是鲜血满地。

    抬起头,恍惚中感觉看到了一个脸上挂着坏笑的青年正在盯着自己。

    脑袋里忽然涌入了大量的记忆,眼前之人到底是什么人也有了答案。

    萧晓,萧家二子,自己的二哥,比自己大一岁,年龄十九,模样和自己差不多,剑眉星目长发飘飘。

    要说这人脸上挂着笑容的话,换个场景或许会让人认为他是一位吟诗作赋浪迹天涯的才子,可惜,做的事的确不咋样。

    他身上穿着锦绣长袍,和自己身上的粗布长衣比起来简直是天地之差。

    伴随着他说完话,一群身着蓝色杂役服的人冲了进来翻箱倒柜,自己好不容易整理好的那些个柴火和床榻都被他们捣鼓的一团糟。

    “找到了!”

    终于,一个仆人在草垛床下的一块地砖中找到了自己这个月的月钱。

    仆从惊喜万分的向着萧晓那边跑去,将手中的灵石交给了他。

    “哦!果然是我的月钱,小贼!你好狠的心啊!居然敢偷钱?来人,给我打!”

    萧晓脸上充满笑容,眼中的惬意更是不用说。

    今天发月钱,这是谁都知道的事,而这其中,身为萧家第三子的萧云是肯定会领到月钱的,所以他来了。

    他萧晓最看不惯的就是萧云这么个高傲的装逼犯。

    虽然平时萧云比较孤僻少言,但萧家很多人都看不惯这个闲云野鹤的萧家三少,莫名其妙就感觉这人欠打,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魅力吧。

    “咳,唔!”萧云被几个奴仆围着拳打脚踢,而他只能蜷缩做一团保护好自己的脸和重要部位。

    心中,眼中,充满愤怒之色。

    不管是什么原因,让自己遭受这种事情的罪魁祸首,他萧云绝对不放过。

    脸是给要的人,不是给不要脸的人。

    “呵呵,走吧,以后可记得,千万不要拿人的钱哟!三弟。”萧晓咬文嚼字的说着,特别是最后“三弟”二字咬的特别重。

    萧云抽搐着脸强撑着站起身来。

    疼痛接连不断袭来,让人忍不住想哼出声来。

    萧云小心翼翼的回到了床榻前,强撑着让自己躺在草垛上。

    看着天花板,萧云心中只有满满的冷静和火炎,萧晓?呵呵,我萧云一定会让你知道,这顿打,我并不会白挨,等着!

    想罢,萧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可惜他并未发现,一股莫名出现的力量正在抚平他身上的伤势,甚至隐隐有一种完好如初的感觉。

    ......

    ......

    “世界在支持你,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世界都支持你。”

    “力量,技艺,法则,世界之力都归你掌控,醒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