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洗礼将至

    两人的到来很显然是为了灭掉他们这些挡路石。

    “你就不担心他们成为你的挡路石?回想当初上古之战时的惨状依然历历在目,你就对这些无动于衷?”

    天庭崩坏,法则重定,这就是当年,要说上古时候的话,或许比当年还要更加久远,那种刻在记忆中的感觉让人十分熟悉。

    东皇太一对此肯定不会陌生,所以她也更加清楚的知道后果是什么。

    直至现在她都有点惊魂未定。

    所以在两边的选择中,她理所以当的选择了控制这些妖族。

    就是因为焦灼导致她开始幻想,如果上古时候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那时候的自己可无辜着呢。

    不参与任何战争,却丧失很多兄弟姐妹。

    再说其他的,什么不周山,人魔两族的战争等等。

    那时候妖族算是中等,后来崛起,这期间的事情可谓是让她记忆深刻。

    控制部分妖族来掌控自己的气运,让自己赢在起跑线上。

    这件事看似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现在对方两人都来了,这让她感觉事情不对劲。

    说起来,外面虽然厮杀的惨烈,但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

    现在他们联合起来,这种局面有点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样。

    “唰唰唰!”

    忽然四道剑气传出。

    强大的剑气荡漾着将鸿钧和蚩尤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世界之力对他们两个而言不算是什么难题,所以这四道剑气瞬间被抵挡住。

    目光转移过去,原来是穆狐和凉不夜,还有他们两个的妻子萧小茶和萧羽。

    两人这时候醒了?

    “我想起来了啊,你这个老家伙当年骗我去搞事情啊。”穆狐摸着下巴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鸿钧。

    显然转世的记忆又觉醒了一部分。

    灵魂这东西很奇怪,不管是什么记忆都能储存,仿佛是没有储存上限一样,虽然平时可能不记得,但一到时候就会全都想起来。

    “看样子都记起来了啊......”不只是鸿钧,蚩尤也觉得面色复杂。

    果然这家伙还是尽早将其除掉的比较好,不然留在世间总是一个祸害。

    不只是穆狐,还有凉不夜,凉不夜曾经是昆仑的剑神,既然这样他参与的事情肯定也有点分量,只是不知道被鸿钧还是蚩尤忽悠着做了什么。

    “我以为我是天煞孤星。”凉不夜一句话说清楚了,他坎坷的身世都是有人刻意引导所致。

    之所以蚩尤在昆仑,就是为了好控制一些修士去做出他梦寐以求的后果,让凉不夜误以为自己是天煞孤星,从此放弃求助和交流,完全成为他的傀儡。

    要不是萧小茶的出现或许真的就让蚩尤达到了他的目的,凉不夜真的会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执行机器,为他效力。

    “所以当我说要放你走的时候你不是在犹豫真假,而是在想对策?”

    萧云这时候也回过神来,难怪他说当初自己要放他走的时候这家伙还两不一回头的样子。

    甚至刑天回到魔族之后都不见踪影,都没干涉魔族任何事情。

    原来这几个家伙都将自己的族群当做了一群陌生的生物,对他们而言,属于无感。

    到底是时间泯灭了他们的良知还是怎样,心中所感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

    “嗯,也不要多说了,所做这件事为的自然就是降低麻烦,现在你们都知道又佮?杀我们你是杀不掉了,既然如此那就让情况更混乱一点吧!”

    鸿钧和蚩尤互相对视一眼后,说着将所有人族和魔族都召集了过来,试图发动全面进攻。

    从世界之力开始普及的那一瞬间,他们的目的其实就已经达成了。

    让所有人损耗生命来弥补即将到来的天劫洗礼,待到劫雷结束后,他们或许还能苟活到下次的洗礼。

    毕竟有些人无法转世轮回,他们提供给修真界的力量是很纯粹的。

    “我去,我以为我够自私了啊,没想到你们更恐怖?”萧云当场感觉这两人和自己不是一个层次。

    或者说,他自己没法和这两个畜生比。

    虽然萧云觉得自己够畜生了,时时刻刻想着灭他们门派。

    结果这些家伙是想直接断绝人族传承啊!

    试想一下,如果顶级门派的强者都死伤殆尽后,唯独剩下的东西是不是就只有他们所在的道统了?

    为了活下去,同时也为了让自己的传承变得更加强大。

    三清不说,魔族也不谈,妖族这边也这样。

    三族的崛起是必然的,只是不知道孰强孰弱。

    直接把其他人灭掉,所谓消除竞争对手也不过如此了吧?

    眼看大战重新开始,不管是魔族还是人族都加入到了这场战斗里,萧云也只能无奈开始加入其中,不过还是在思考到底怎样能解决眼前的方法。

    世界之力方面是肯定不行的了,自己没领悟到那种程度。

    求其他人也不太实际。

    不管是旱魃还是其他人都无法办自己解决眼前的麻烦。

    毕竟都成为定局了,想要扭转,除非是将......

    天劫直接引导过来,然后给他们一个透心凉,这样百分之百的几率能将这一切稳定住。

    他们的目的就是提前将问题解决,而自己的目的则是阻止他们,既然这样,那就让第三方介入,直接让他们的目的不得逞就完了。

    “你们就这么胆小,怕一道劫雷?平时度过的雷都被狗吃了?真是可笑。”萧云开始套话。

    他也能够感知到一部分的劫雷前兆,只是没他们那么清楚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而已。

    所以现在他想从这些人口中探听到一点消息,用于自己吸引劫雷后有心理准备去做出应对。

    “呵呵,你懂什么?想当初多少比我等强大的存在?那些人在天劫洗礼下不过是尘土一堆罢了。”鸿钧回忆似的说着,因为现在他难得清闲了一下,毕竟有人代打,他都不用担心有人来找他麻烦。。

    对于萧云所言,他只是轻蔑一笑罢了,渡劫?只是吧这当做渡劫?还不如理解为,凡人的寿元将近所以面临死亡这么说,无法抗拒的事情就是无法抗拒。

    凡人是凡人,修士是修士,凡人无法抗拒的事情化作修士无法抗拒的事情,多绝望都不用多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