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主公,未完待续

    别人瞧不见,但魏王紫皇这个角度却是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他侃况玩味。

    是他有诈还是你有诈啊。

    陈白起见后卿那雍华兰矜的面容上一片寂然,一时辨不清他是如何想的,她令相伯荀惑放手,垂臂信步走上前,如他所愿来到他面前。

    双军于灼炙锋火之中各占一方,众目睽睽之下,她与他面对面而立,透跟娅他们都退避开来,空阔的地界霎时只剩下他们两人。

    这时,天边前后不一传来三声哨尖蹿上天的炮响,“咻~”地在天空爆炸开来,红、蓝、绿色的烟雾搅裹成团,然后再被吹吹散开来,丝丝彩云如絮如丝连千里之外都可窥见。

    这是秦国这边与陈白起约好的讯号,若是黑色代表着失败,其它颜色则表示告捷。

    他们同时受那讯哨吸引,抬头一望。

    三方均胜,困于城中的几十万大军如今全数被解放出来,秦军不日便可势如破竹兵临城下,而相反的是赵国则是枯鱼涸辙。

    收回视线,陈白起垂下眼睫,直接向他宣布了此战的结果:“你将赵国仅剩的兵力分散守于四城伏击,如今四城均败,这一局天下之争,你输了。”

    想到方才他过激跳下城楼,虽为演戏,但其中当真没有几分真情实义身陷孤绝之境的愤慨?她知战败国灭于他而言并非一件平静能够接受的事。

    后卿有多少郁结跟夜不能寐,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亦知道,这天下统一之势也讲求个天时,地利,人和,他赵国倒仅是占一头地利,然楚国兵陷秦军之后,赵国也算是秋后的蚂蚱了,这滩烂乱当初他接手,切不了根也挪不动基,只能看着它一点一点腐烂下去。

    若时间长了,他薅一把割切茬,慢慢也就能好,可偏遇上如日中天的秦国如卧酣的金龙醒来,青一色的青壮将士造成的铁兵钢骑,时不待他,他亦回天乏力。

    “你说得没错,我输了。”

    后卿语气平静,轻嘲一声,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其实早在赵国邯郸城内因“陈芮”二字而重臣惊慌逃亡回封地时开始,他就有这种败局将成的预感了,国难将至,他们却没有一个是想着要守国护家,这样的赵国能够打得过秦国?

    陈白起看着他,深吸一口气,清唇轻吐:“那你……降吗?”

    虽然她曾不断地分析跟演算过与他可能发生的场景,但没有那一幕会是彼此走到绝路的,但真正面对时,尤其回想起他从城墙坠落下来的那一副场景,她紧了紧拳心,却没了十足的把握。

    他看她那副严肃的神色,忽然问她:“陈白起,你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许下的那个承诺吗?”

    她微怔,看向他,腥风烽火之中,他衣袂飘飘,由火光融溶得线条柔和得不可思议。

    “我等了你这么久,你也该对我兑现诺言了。”

    他如释重负,或者是经过一番被碾碎又重组的艰涩过程之后,声音微哑,他望向她,不再掩饰他的情绪,眼底终是透露几分疲倦灰淡之色,却听到他说着:“陈三,你再清唱一段诗经予我,可好?”

    说完,他弯唇,朝她浅软一笑,如同初见那一刻,她是那被赵将拦下巧言善辨的商家女,而他是那披着黑色神秘斗篷的鬼谷谋士。

    陈白起蓦然一震。

    神魂一下被拉回了很久很久之前,她初初乍到战国,那时的她是如何模样她自己都记不太清楚了,但她却还记得他问过她:“听你言谈不俗,可读过哪些书?”

    她回:“诗经与礼记。”

    他道:“陈三,那你便清唱一段诗经关雎予我,可好?”

    一切的过往仿佛轮经岁月都染上了斑驳的金黄色,她曾经固执地一路往前走,如今才知那些不经意、不深刻的回忆幡然回,却有了另一番的心酸又会心一笑的解读。

    山悦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火光经风吹来,一路荆棘遍地,满目疮痍,他仍义无反顾地朝着她走来,这一路便是辗转多少年、途经多少人,费尽多少的过往啊。

    她眼中一下涌上了湿意,忽然微哑着怡耳之声问:“你可知第一面便让女郎唱这等男女曲子,是为调戏之意?”

    后卿却是笑,炽艳着几分风火的面容,五官风清月白的容颜氤氲,轮廓秀美如春山:“不知为何第一眼见女郎便有一种似曾相似之感,一眼便入了心,再见却是着了魔,若显轻浮风流之意,还请女郎能够思我一片真挚思慕之心而莫介怀个。”

    她抬眼,清音如铮:“可,此曲赠你,与尔同销万古愁。”

    她一伸手,震臂袖拂,光滕白丝缠于手上,风起她衣裙飞起,剑已执于手中。

    她一跃至半空之中,金蝶翩然围绕,剑若霜雪,周身银辉,剑气如冽风:“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明断自天启,大略驾群才,收兵铸金人,函谷正东开——”

    那骄日如曜的身姿落入数万军之中,口中那豪气磅礴的诗传遍四野九合,他们都看失了神,只觉一股激荡之情在心底涌起。

    他日若遂凌云志,秦王骑虎游八极,剑光照空天自碧。

    森寒若冰凝的霍霍剑光中,她却婉然一转,回到后卿的身边,剑负于背,清姿卓然,风月静好,每一次跳、转皆有种感其伤,怜其哀的柔情抚慰之意。

    她清唱予他一人所听:“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一刚一柔,剑是刚,人是柔,一身战袍英姿飒爽,三千墨丝绕缠周身,她一剑仿似枯枝花骨朵儿绽放,簇簇压枝低,回剑一挥,花影摇曳,粉红的花瓣飘洒在蔚蓝的天空……

    后卿看着在军前那浩然凛凌于天穹之下的英美身影,那转眸一顾,却是风然回笙,那于万骨森森之中,还他的一曲万代风华……这一刻,好似再多的不甘与傲气都被驯服了。

    他对她说道:“作为对胜者的奖励,从今以后,赵国归秦,而我……便归你了,这一生,你终是摆脱不了我的纠缠。”

    谁叫他输了呢,天下输给了她,人也输给了她。

    她不来就赵,那他便赴秦与她和亲,忠守这余下的一生。

    魏王紫皇在后方看着他们两人种种错愕不已。

    相伯荀惑心底又酸又揪,他也从不知他们的过往详细,但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那两人之间像密合不分的针线,细细织着别人看不见的桃花笺、鸳鸯弦般旖旎画卷。

    一曲毕,她散去幻剑,那碎落的光点化成白蝶围绕向后卿,他一手举起国玺一手帅印,对所有人沉声道:“赵国……愿降!”

    他的声音经由白蝶扑棱地飞散开来,越飞越高,扩荡于广域的天空之上,落于每一个将士的人耳中。

    赵军全数都惊掉了兵器,一张张灰青的脸上有着无处去从的茫然,也有一种躲不掉的宿命尘埃落定的颓然悲壮。

    这是一片停驻于城墙等着战后猎食的秃鹰惊悸飞跃而起,风滞火耀,天边亦是一片火云,把天空织成美丽的锦缎如同一幅绮丽的奇景。

    陈白起走到了怔然怅然若失的他身边。

    她偏过头看向他的脸,他却撇了开去,好似不想让她看到他此刻的神色。

    她眼眸一转,轻咳一声,清清亮亮道:“我陈白起,兑诺于后卿。”

    他背脊一僵,顾不得掩饰,愕然转过头,眼眶却瞿红一片。

    她看着他的眼角,柔声道:“赵归秦,你归我,我应你了。”

    他因她而输了这天下,总该得到一些补偿的,不是吗?

    而秦军在全体惊愣过后,想起这场战争的旷日持久,激烈悲壮,那一张张黝黑的脸上全是激动跟动容,赵国降了……他们胸腔中层荡起汹涌澎湃的浪潮,紧接着铺天盖地的欢呼震吼声。

    终于不必再打仗了,他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刀剑戟弓立天,兴奋和激动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激动得快要溢出来了。

    “天佑吾大秦,天下统一——”

    叮——

    系统:恭喜人物,完成了战国系统最终任务——制霸战国!

    这时,空间好像一下被人按了暂停的键,时间骤然停滞了,陈白起被一股神秘力抽离,缓缓升空,而底下的两国军队、相伯荀惑、魏国还有后卿,他们全都定格在那里一动不动。

    系统:“系统绑定已解除,陈白起,你是选择回到你的时空,还是选择继续留在这个世界?”

    空渺浩大的声音像苍老古仆的声音传入她脑海之中。

    “事到如今,你还不打算告知一下系统的真实身份?”她问。

    系统停顿了片刻,才道:“这个世界本该与你的世界进行同等历史脉络走向,可是因为不知明力量而造就了偏移,继而本该停歇的战争,却持续了更长时间的纷争战乱,天下苍生悲鸣,天道不仁,于是便造就了战国系统。战国系统奉天命在另一个世界挑选了一个各方面评估之下,最合适的人穿越到这个世界来完成战国拯救任务。”

    “那个人是我。”

    “对,你是在万万人评估之后,最为合适的人选。”

    她望向下方被客格的所有人,她缄默了片刻,眼底划过许许多多张面孔,但最后她还是道:“是陈教授的执念令我坚持走到了现在,所以……我选择回去。”

    系统:“确认一遍,陈白起,你的选择是……”

    她笃定道:“回到原来的时空。”

    系统:“最终信息接受,确定无误。”

    “系统,我还有一个任务完成奖励的愿望是吗?”她轻声问。

    “对。”

    她微笑,如一轮皓月柔白明净的光辉映入她面容:“那我许愿,我想让留在这个时代我爱的跟爱我的人,往后余生都能够得偿所愿,幸福而终。”

    系统:“愿望确认,时光隧道传送开始……”

    叮——

    系统:“传送完毕。”

    ——

    四个月后,秦国统领六国,天下归一。

    五月末,咸阳城举行了盛大的皇帝即位大典,皇帝大典上宣诏了大秦典则,定下国号、国运、国历……并召满朝文武跟各县郡的官员前往庆贺,各战败诸侯国的王侯公子大臣也都一并前来朝贺此等盛况。

    赢璟从帝撵下来,他头戴通天冠,身着玄色御服,小脸板得严肃、步履沉键地由谒者引领步上帝座的红毡高阶,终至站于最高处,再凛然威风转身,坐定下来后,眼界一下高阔无比,但他身旁却没有了那个一直陪伴着的人了。

    这一刻,他莫名有些高处不胜寒的感受,嘴角抿得紧紧地。

    太傅……小乖已经按照你所愿登基为帝了,皇帝是你替小乖择定的君主名号,今日我便以此名号即位。

    太傅,你在哪里啊?

    你快些回来……

    以爵位排位高低的大臣们站在高阶之下以红毛毡分隔两岸的大殿平台,武将这边以左相百里沛南为首,依爵次列于陛下西方,文臣则以右相相伯荀惑为首,依爵次列于陛下东方,两两相向肃立,再远处方的天坛台上则是来观礼朝贺的魏王、赵王还有南昭国的国主等人……

    艳阳高照这下,所有大臣与来观礼的人都顺利列就时,谒者仆射面向帝座方向一躬,高呼:“吾皇万岁——”

    声以号角传响,一声便传叠一人,最终百人齐声直呼,迭次向后荡出。

    “皇帝即位,百官奉贺——”

    天子雅乐大起,秦国两列大臣一同撩朝服下摆,跪拜于地,朝着皇帝朝贺。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系列的繁复沉杂的朝仪即位完成后,便轮到赢璟讲话,他本来腹稿了一堆的话语要讲,可当他在群臣与外宾当中巡视了许久,都没有找到那个他一直在等的人,他鼻头一酸,心中发恨。

    “国政国议皆兴于朝会,今日礼毕,散罢。”

    他心中烦躁又委屈,直接撂案一句话,甚至不坐帝辇便径自噔噔走了。

    他完成了大典后,埋头直冲,全不顾身后缀着的那一串担忧着急的国军尉兵,他心头一直沉坠坠,他一直期盼出现的人终究没出现,他失落极了,只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待着。

    “陛下,你又顽皮了,大典之上竟抛下诸臣走了,这是何等失仪之举啊。”

    一声清亮明晰的声音含笑传来。

    赢璟脚步一滞,似不敢相信,他愕然回头一看,却见在走廊之处,一道着麒麟玄服、容色绝美的女子缓缓走来。

    “太傅——”

    喉中哽咽破嗓,他眼一下就红了,撩起长坠的袍摆朝她冲了过去,泪盈满眼眶,戚戚叫着。

    而远处赶来的男人们被惊动了,他们一下全数冲了过来,当他们看到那个消失了近半年的人就这样毫无预兆出现在这里,都惊呆怔愣不已。

    陈白起站落在阳光下,转过脸,眸盛着光,对着他们展颜一笑:“我回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ueshu。ddyue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