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主公,楚沧月(中)

    皇帝即位大典开始之前,楚沧月入了咸阳,才觉从一片清净平淡走入了繁华人世,城中为贺秦王登位皇帝,全国统一,喜庆地用着红、黄、紫等绚丽色彩妆点着家家户户门牌,闹市无不喝彩笑谈,过巷无不人流密集,那较他见过的所有城市都要热闹又鼎盛的画面。

    战争平息了,往后每一国的百姓想来都能够迎来这样的生活吧。

    巨曾让北戎的人给勋翟他们留过讯与地址,料想他们是会去寻人的,楚沧月由勋翟领着去了一趟太傅府,应门的人管家听到勋翟的名号,细想了一下好像交待过,便将人迎入了户内。

    陈孛乃楚人,在听闻楚灭之日,也是老泪满脸,哀声叹息了一夜,当他看到楚沧月时,并不惊讶只是意外,因为巨他已经告诉过他,楚沧月没死,一直将养在北戎疗伤。

    意外的是,他竟来了咸阳。

    两人会面,曾经的一君一臣,倒是流年易逝,过往难咎。

    楚沧月说明了来意,只提想入王城一趟寻一人,不兴事不生祸,陈孛思量一番,到底是顾念着过往君臣情份,便唤了姒姜让他帮着楚沧月进宫一趟。

    这时的陈孛还不知陈白起失踪一事,所有人都瞒着他,只道她在外忙军事,回来一趟来不及归家便窝在王宫内忙诸般典仪登位的事情。

    陈孛也曾是见识过他家娇娇儿就跟个拼命三郎似的,三过家门而不入,只时常派人给他送些东西以慰老父的牵挂之心,这将近半年的时间,他也曾生疑过,但他不愿朝坏处想,别人愿意骗他也就受着,只是这些日子以来他外出会友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时常跟个孤寡老人一样坐在一隅失神发呆。

    这一次楚沧月入宫,于陈父而言是某种奇异的感知,他对于陈白起的感情如何,陈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他来秦国寻人,除了他家娇娇儿,还能有谁?

    只是楚沧月在外人眼里就是个死人,是以他眼下身份模糊尴尬,既不是秦国朝臣亦不是四方来贺的宾客,如今也只有手握宫闱的廷尉姒姜能将他带入了宫中,两人多少也牵绊些过往人情,至于是好是坏,且不好说。

    姒姜一开始是不乐意的,谁知道楚沧月进了宫了会做出什么事来,但他又怕楚沧月会在陈父跟前说漏了嘴,便应下了陈父。

    楚沧月私下问过了陈白起的消息,姒姜那张雪狐一般清而绝丽的脸上却是不冷不热:“不见了,她惯于玩这种失踪的把戏,也不顾别人得讯时受得了受不了,眼下都三次了,反正我这辈子就跟她耗上了,就不信找不到她!”

    说到最后他有点赌咒的负气意味。

    楚沧月一听,原来她真的失踪了,至今未曾出现。

    楚沧月心头乱烦,面上依旧清冷,如雕如锉的眉眼平澜无波。

    之后在回廊间不经意撞见了卸了甲衣的魏君紫皇,他着一身雅兰紫袍,朗朗如日月之入怀,皎皎如玉树之临风,一同相伴的则是有容色冶的孟尝君,他们遇上姒姜,自然上去寒暄了几句,不经意看到了姒姜身后引领的楚沧月。

    他头戴一顶幕蓠,面貌不详,一身玄袍低调无纹无绣,只是质地瞧着不凡,更衬对方如玉山丽,自有一番通体气派玄奥。

    紫皇打趣:“这位不知是哪位大人物,却是姒廷尉亲自来引路?”

    姒姜心道,可不就是个大人物嘛。

    “陈父的客人,这一趟是来观礼的,不得不从啊。”他半假半真的轻呼一口气。

    “客?”

    孟尝君琢磨着这个字,却总觉得这人看着有些莫名的熟悉。

    这时,从游廊的另一头,赵君后卿也与他们正面迎来了,相随的竟是秦右相相伯荀惑,这对鬼谷兄弟俩的风姿都别样惹眼,蒹葭倚玉,岩岩清峙,难得汇到一块儿,只是眼下两师兄弟气氛不太好。

    这时,一袭官服严正的百里沛南过来寻相伯荀惑,他向是向后卿行了一礼,便道:“右相,大典即将开始,谒者仆射正在罗位,我等要入列就位了。”

    相伯荀惑瞥了一眼后卿,对百里沛南颔首:“有劳左相了。”

    姒姜在前边儿也听到动静,他是负责举起旗帜、引流跟维护秩序,巡视大典的不法、不得体行为,他扭过头对楚沧月道:“我要去办事了,你且在前面的梨溶院中四处逛着,我忙完便来派人寻你一块儿去观大典。”

    说着便与魏君、孟尝君、赵君还有左、右相一干人等一块儿离去了。

    在姒姜走后,楚沧月倒也不在意被人忽略冷落,他步入垂花门,站在一棵百年苍古、铁干虬枝的梨树下——

    ——

    一道不太显眼的光束照射入咸阳王宫的偏僻角落,一道窈窕纤渺的身影从光中逐渐现身。

    “这是什么时间了?”

    “五月末了,今日便是秦王的即位大典。”

    “才五月末?”

    陈白起刚刚穿越回来,还有些摸不着头绪,她听里系统道:“我提前将你的时速调整了1:50,现实那边的陈教授已经寿终就寝了,若不是当初你许愿的人幸福指数太低,愿望始终无法达成,我何至于将你时光回溯又重新将你拉回这个世界。”

    “可是……”陈白起故作不解地问:“愿望是由你来完成吧,你拉我回来有何用?”

    系统沉默了很久,好像在平复那不稳的情绪,最后有些咬牙:“他们的幸福与你戚戚相关,你去将他们的幸福值刷满,不然这愿望完不成,我被天道规则毁灭,你也留不下来。”

    陈白起一听可以顺利留在这个世界,笑言:“不就是幸福指数吗?我来,反正被系统安排做任务也做习惯了。”

    “系统与你已经解绑了,不会再给你发布任务,但会给你一个简易指引跟数据提示,你自行看着数据刷满便是。”

    “这幸福指数要怎么刷?”

    “自行摸索。”

    “……行吧。”

    系统离开后,陈白起深吸一口气,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囊括了她几近半生的欢喜与愁苦的世界,当一切苦尽甘来,岁月悠长后,好似坏的都被遗忘了,倒是一些美好的事情始终萦绕在她脑中、心中。

    她的确达成所愿,不负卿来也不负曾经的自己,可问题是……一下又来了个紧急任务,若刷不满这幸福指标……系统完蛋,她也会被传送回去原来的世界。

    想到现世已经成为一具骸骨的她……

    也不知当初她的这个愿望到底是坑了系统还是坑了自己。

    陈白起脑中有一个“幸福指数”的板块图形,其中有【人物】【数据】两顶,的确是简易版,只供查询跟指示。

    她点开【人物】项一查,顿时懵了。

    怎么……她要刷的人数竟这么多?!

    ——

    其中数值最低的人要数楚沧月了。

    那幸福值只剩下1了,也就是说这一点跌完就到了零,想到他年少征战沙场,与亲寡缘,青年时与兄反目为仇,命运多舛,中年时国破家亡,还被她捅了一刀伤得不浅,他倒是真成为了名符其实的一个不幸的人。

    唉,造孽啊。

    难怪系统着急将她拎回来解决愿望的问题。

    所以目前最紧急要刷幸福值的人就是楚沧月了。

    她将人送去了北戎,想来他还在北戎将养着,赶急也不上趟,不如先去观赏了小乖的皇帝即位大典,她先去换了一套搁置在夏凉殿的朝服,然后去了大殿,她虽然失去了系统的辅助,可积攒下来的本领却没有被收回,她步烟而掠至金黄瓦檐高处。

    这无比辉煌又热闹的盛典可谓是以往前所未闻。

    陈白起看着大典上小乖那不足十岁的身量却已然初见帝王威仪,能亲眼看着自己养大的孩子成为一代圣明帝君,这般感觉既奇妙又自豪。

    这场盛况从卯时进行到了午时,烈阳高照,一切都预示着美好而光明的未来,只是在宣诏时小乖忽然情绪失控,丢下一句来日朝会再仪,便丢下仪仗跟持旗的尉兵疾步走了。

    这小子,脾气渐长啊。

    她连忙在后面追上去,在后面喊了他一声:“陛下,你又顽皮了,大典之上竟抛下诸臣走了,这是何等失仪之举。”

    小乖不可置信地回头,在看到她那一刻,眼睛一下就红了,飞跑地扑到她怀里。

    “太傅——太傅……”

    “好了,别哭了,你如今已是皇帝,这般失态叫人看去,太傅只能拿这些无辜之人灭口才能保你一世英明了哦。”她笑哄着他,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

    后方赶来的依仗队伍还有尉兵看到与皇帝相拥的那道身影,全都惊喜地愣在原地了。

    是太、太傅,她回来了?!

    小乖却揪紧她衣袍,吸了吸鼻子,质问道:“你、你去哪里了?!”

    那小脸因激动而红扑扑的,眼含泪花未干,更显可怜又可爱。

    这孩子惯爱在她面前装显幼齿懵懂,好似这样长不大便能够一直留在她的身边。

    她轻言细语地解释:“不过去完成了一件必须完成的事罢了,如今倒是回来了。”

    “那……你还会走吗?”他问得好不可怜,跟自己曾经被抛弃过一次似的。

    陈白起闻言只想笑:“这次,不走了。”

    该做的都做完了,该过去的也该过去,现在她只想为自己而活。

    哦……还有为那些等着被她刷满幸福指线值的男人。

    ------题外话------

    对,还有“中”,因为赶不及将“下”的剧情一块儿码完,咳咳,所以多了一个“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ddyueshu。ddyues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