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尤菲如月

    众人疑惑地走出饲养场,发现农场门口已经乱成一团。

    园区的栅栏门不知怎么被打开了,里面散养放风的陆行鸟全都跑了出来在周围肆意狂奔冲撞,数不清的鸟爪踏在土地上扬起大片烟尘,鸟叫声中夹杂着凌乱鸟羽在风中飘舞。

    “什么情况啊这是!天哪……大长嘴,小羽毛,长脚,你们这是怎么了!咦?这孩子不是被送到米德加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老比尔惊慌失措地跑向那些躁动的陆行鸟,一边呼喊着它们的名字一边试图安抚它们。小比利和阿乐也想冲过去帮忙,被蒂法和杰西一人一个拉了回来。陆行鸟一般来说生性温驯对人类十分亲近,但再温顺的动物照样是动物。牛群暴动起来甚至能踩死狮子,足以承载数人的成年陆行鸟一脚下去很可能直接将正常人类踩得骨折筋断,一命呜呼也是常事。

    身强力壮的巴雷特合身扑上去,直接将离他最近的陆行鸟一下扑倒在地。而杰西也操纵着红色彗星加入战场,陆行鸟的长喙和大爪子只能徒劳地在红色钢铁外甲上划出一溜牙碜的摩擦声,机器人忠实地执行着杰西的指令,一手一只陆行鸟将它们重新塞回进露天园区当中。

    海瑟和克劳德没动,他们两个的目光移到了后方。

    “有只小老鼠趁乱混了进来啊?”海瑟露出狞笑:“无论是劫匪还是陆行鸟小偷,我都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地方。”

    爱丽丝不禁吐槽道:“老师,你的笑容好像反派啊……”

    克劳德伸手握住背后的剑柄:“……来了!”

    唰!

    一道身影高高跃起,在空中旋转数圈后稳稳落在饲养场旁边摞起来的草垛上,随之而来的还有元气满满的少女声:

    “铛铛铛铛!说我是劫匪?未免也太失礼了吧!五台最强的美少女忍者,尤菲如月大人登场啦!”

    这是一位身材纤细的美貌少女,她背后挂着一柄巨大的十字手里剑,穿着的高领绿色毛衣明显被裁减过,其长短大小更像是抹胸,暴露出来的纤细腰部可以看到淡淡的马甲线。米黄色短裤秉持了上衣的特点,修长双腿以她的年龄阶段来说已经十分出色了。左臂被厚厚的臂甲覆盖,左腿和右臂也用简单轻便的轻甲包裹,额前绑着头带,靓丽的俏脸显得元气满满。

    “我听说附近有怪物出没,还有高额悬赏。虽然是敌国领地,但民众是无辜的,所以我就来拯……”

    她话还没说完,目光就跟海瑟的死鱼眼对上了。

    “嘶…………似乎有点眼熟?”

    名叫尤菲的少女微微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海瑟,看到那副眼镜时恍然大悟:“啊!是变态海瑟!”

    感受到蒂法狐疑的目光,海瑟顿时大怒:“混蛋尤菲!不许叫我变态!还有你们够了啊!眼镜才是我的本体吗?”

    一番折腾后,四散奔跑的陆行鸟总算全都抓回到了园区之中。将栅栏门重新锁好后,大家来到了老比尔居住的二层小楼。

    “所以说,尤菲和师兄很久以前就认识?”

    装修温馨的客厅中,蒂法从阿乐手中接过茶壶,一边为众人斟茶一边好奇地看向尤菲。

    “是孽缘!”海瑟用警告的目光看向尤菲,然后说道:“你不老老实实呆在五台,跑到敌国领地来干什么?”

    “嘶……好烫好烫!”

    尤菲稍稍抿了一口热茶,然后被烫得眉歪眼斜,吐着舌头缓了一会才回答道:

    “自从五台被神罗统治后,混蛋老爸不但一蹶不振而且还主张全国服从于神罗,他就是个懦夫啦!我已经是个强大的忍者了,潜入敌国偷取关键情报才是忍者该做的事情呀。”

    “五台?”

    爱丽丝好奇地看向杰西,后者开始为不谙世事的好奇大小姐讲解起来:

    “五台是位于西大陆更西边的极西之岛,不但拥有强盛国力而且还有着强大的特殊技能集团【忍者】。七年前,五台与神罗之间的旷世之战落下帷幕,战争结果以五台战败告终。直到现在,五台已经在神罗的统治下变成了旅游风景区,忍者集团全部遣散,不再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大错特错!五台还是有反抗势力的,那就是我!”

    尤菲听到杰西的科普,顿时拍着桌子大喊道:

    “我潜心研究多年,发现五台之所以会战败就是因为缺少足够多的强力魔晶石。魔晶石啊,多么美丽又强大的宝物!现在的我不但是美少女忍者,而且还是首屈一指的魔晶石猎人哦!”

    “这种强烈的人物背景介绍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海瑟不耐烦地打断了尤菲的激情自我介绍:

    “说话颠三倒四的,跟以前一模一样。从头开始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尤菲显然有点害怕海瑟,后者一板起脸来她就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老实地说道:

    “其实,近些年来五台内部也有不少反对神罗的声音,并且跟米德加的雪崩组织搭上了关系。双方经过交流确定了合作关系,一同推翻神罗公司。他们能从神罗公司手中解放米德加,而我们则可以获得大量魔晶石和武器。”

    “你先等会……雪崩?”

    海瑟抬手示意尤菲先停一停,然后狐疑地看向巴雷特和杰西。他俩也摊开手表示完全不认识尤菲这个人,更别说联系五台了。

    “跟我们联系的组织自称是雪崩总会,领导者是娜瑶和吉杰。哦对了,听说还有个雪崩分会,因为理念不合导致总会和分会闹崩了,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分……分……”

    “分道扬镳?”

    “对对对,分道扬镳!”

    尤菲朝出言提醒的爱丽丝比了个大拇指,然后继续说道:

    “总之,我在他们的帮助下入侵到了神罗公司总部,还没等我窃取到有效情报和强大魔晶石,大楼忽然就接连发生爆炸,然后到处都是神罗士兵。没办法,我只能逃出来喽。真见鬼,到底是谁啊这么讨厌,居然在关键时刻入侵大楼搅乱了尤菲大人的完美计划!”

    “然后呢?你就从米德加偷了一只陆行鸟,一路跑到了这边?”

    海瑟总算弄明白之前的陆行鸟骚乱是怎么回事了。想必是尤菲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索性由着陆行鸟自己跑,结果她从米德加偷来的陆行鸟循着记忆跑回到了陆行鸟之家。怕被发现盗窃行为,尤菲想着将偷来的陆行鸟塞回到园区里,没想到一打开栅栏门就不知怎么闹出了巨大骚动。

    “说、说偷多难听啊?那只陆行鸟是我借来的。”

    尤菲不服气地说道,但看到海瑟危险的目光又蔫了:

    “又吓我……我已经长大了,不怕你了……大概……”

    “果陀知道你跑出来了吗?”海瑟皱着眉头看向尤菲,果陀是五台城主,同时也是尤菲的父亲。

    尤菲鼓起腮帮子:“那个笨蛋老爸整天只知道在龟道乐跟那些糟老头子喝酒鬼混,要么就是回家呼呼大睡,才没那个精力管我呢。”

    “真好奇啊,海瑟到底是怎么跟尤菲认识的呢?那应该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杰西扑闪着大眼睛,满是好奇地问道。

    “啊!那是六年前的事了!那时他跟一个叫赞甘的老头到了五台,然后挑战五圣塔……”尤菲刚举起手要畅所欲言,就被海瑟一巴掌按了回去。

    “五圣塔?”蒂法感觉听到了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