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看戏模式

    海瑟和蒂法走在人潮汹涌的大街上,看着各式各样穿有奇装异服的狂欢游行者组队在街道中心载歌载舞。

    上午的阳光晒得石板地面略微发烫,头顶烈日炎炎,但这丝毫不会影响狂欢游行者们的情绪。

    有人装扮成神罗士兵,有人打扮成幽灵的麻袋样式,还有人联合起来用一个个黄色纸壳组成一只丑萌丑萌的大型陆行鸟。当然,希瓦和伊芙利特这些古代蛮神也是大热门的spy选项。这些千奇百怪的角色行走在街道中央,天空中有无数反光亮片如樱雨般缓缓落下。

    各式各样的乐器奏响,吵杂的音色汇聚在一起变成欢乐的旋律。

    虽然身处欢乐海洋之中,但蒂法还是在担心着朋友们:“在朱农没能与比格斯他们碰面,不知道他们是否安全……”

    “没消息,就是好消息。”

    海瑟从路边摊贩那里买了两个巧克力冰激凌甜筒,将其中一个递给蒂法:

    “神罗公司明面上将我们列入通缉名单之中,如果抓到了比格斯他们一定会大肆宣扬。”

    蒂法很是不解:“可是神罗公司的新总裁不是跟我们建立了同盟关系吗?”

    “卢法斯只是想利用咱们来跟萨菲罗斯拼个两败俱伤,如果能顺便利用爱丽丝找到应许之地就更合他心意了。别把卢法斯想得有多好,他甚至连伪装都懒得做。不,不能说懒得做,是他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对咱们这些‘平民’伪装出打成一片的平和姿态。他打心底依然瞧不起咱们,觉得他这个神罗总裁占据了更高的层次。”

    海瑟不遗余力地给蒂法讲解着。

    蒂法低下头,情绪有些低落:“感觉满世界都是阴谋和谎言,师兄,我好想赶快结束这一切,然后大家一起重新回到第七天堂继续生活。”

    摸了摸蒂法的头,海瑟安慰道:“放心吧,我会想办法将神罗和萨菲罗斯全部干掉的。”

    为了能让蒂法她们能更好更安全地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海瑟不会留下任何隐患。无论是神罗还是萨菲罗斯,都必须死。

    蒂法脸红红地点了点头。

    周围路过的男性或多或少都在偷偷注视着蒂法,心中要么是在一遍又一遍地演练如何向蒂法搭讪,要么就是在疑惑一个问题——这个戴眼镜的家伙是不是上辈子拯救过世界,不然怎么会有如此漂亮性感的女朋友?

    当然,心里想归想,绝大部分人都没有那个胆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横刀夺爱。只是有的人被欲望冲昏了头脑,自认为是勾妹达人,冲动之下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也很有可能。

    “咳,这位美丽的小姐,有没有兴趣去喝一杯?我知道有一家非常不错的酒吧哦。”

    就在海瑟和蒂法低声交谈时,一个满头红发梳成精致偏分油头的英俊男子走了过来,用自认为潇洒的声调向蒂法搭讪道。

    凭心而论,这个男人确实有自傲的本钱,相貌英俊举止得当,身材匀称而且肌肉结识,还晒得一身古铜色皮肤,如果去夜店或者酒吧的话一定可以成为最靓的崽。他心中也确实抱着十分的把握,对手不过是个戴眼镜的平凡男子,看穿着也不像是有钱人,自己不是第一回横刀夺爱了,相信这次也一定可以收获一个完美的夜晚。

    但蒂法的反应让他失望了。

    甚至没给对方自我介绍的机会,蒂法笑吟吟地抱住海瑟的胳膊,歉声说道:“抱歉,我有男朋友哦。”

    “男、男朋友……?”红发男子不敢相信自己亲自出马居然还有拿不下的女人,不由看向海瑟。

    海瑟的反应就直接多了:“……滚!”

    只不过稍微动用了【念】,就吓得这个红发男脸上煞白地坐倒在地上,也亏得他还有点胆色没有当场吓得尿裤子,但看他那浑身汗水不住打颤的模样,恐怕接下来一个月都会陷入惊慌虚弱之中。

    看着红发男连滚带爬逃之夭夭的模样,蒂法不禁掩嘴一乐,看向海瑟的目光带着询问。

    海瑟脸色不变:“想泡我的师妹,最起码要比我强才行。”

    “是是是。”蒂法也不戳穿海瑟笨拙的倔强,只是抱住他的胳膊将他向前拉着走:“师兄,去看看那边的希瓦假人吧,做得很精致呢。”

    “……不知道在这里召唤出希瓦会不会更热闹一点。”

    “不要那么坏心眼啦,会冻坏这些人的。”

    ………………

    两人游玩到傍晚才回到约定好的旅店,发现其他人都已经回来了,除了杰西和克劳德。

    “他们两个一直没回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爱丽丝有点担心。

    但海瑟和巴雷特对视一眼,露出笑容:“放心吧,他们才不会出事,只是希望不要出人命。”

    “啊?”爱丽丝、尤菲和蒂法统统歪了歪脑袋表示听不懂。

    巴雷特哈哈大笑起来:“一帮小丫头别问那么多,快回你们的房间去休息吧。等明天早上估计就能看见克劳德和杰西了。”

    “什么嘛,又把人家当小孩子!我知道了,杰西和克劳德是不是去夜市偷吃好吃的了?”

    尤菲早就从晕车后遗症当中恢复了平日的活力,她越说越馋,当即就要冲出旅馆去夜市大快朵颐一番。

    可惜夜市探险之路刚踏出两步就被海瑟用武力无情扼杀在摇篮里了。

    打又打不过,说也说不过,尤菲气急败坏地用五台话大骂海瑟,然后趁他还没动手揍她就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海瑟懒得跟尤菲计较,转头看向其他人:“货轮明天早上抵达港口,等克劳德和杰西归队就出发,今天大家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巴雷特哦了一声,便走向自己的房间。蒂法和爱丽丝悄悄落在后面,低声向海瑟问道:“师兄,你和巴雷特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爱丽丝也有满是好奇的漂亮大眼睛看向海瑟。

    海瑟朝她俩勾了勾手指,等两个女孩将脑袋凑过来后在她们耳边悄悄耳语了两句。

    “唉~~~呀~~~”

    蒂法和爱丽丝的俏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对视一眼然后吃吃笑了起来。

    队伍里除了一无所知的尤菲外,其他四人都等着第二天早上给克劳德和杰西起哄。

    一夜过去了,这两人果然没有回到旅馆过夜。

    然后,第二天早上,这两人回来了。他们蹑手蹑脚地想要悄悄通过旅馆一楼大厅,却发现其他五位队友正坐在大厅里等着他们两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