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纷争开始

    “师父,调查清楚了,是叶枫。”

    “叶枫?”老人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一巴掌就拍在了床头柜上,只见床头柜直接就被老人打成了碎渣。

    而看到这一幕的中年人不为所动,显然是知道老人的实力的。

    中年人便是范闲的师父,仇榕。

    仇榕连忙问道:“师父,这叶枫,你认识吗?”

    老人点了点头,说道:“我的师弟,钱文斌就是因为这子而死,我还没跟他算账的,结果还闹到了我的头上。”

    老人便是仇榕的师父,钱文斌的师兄,龚子墨。

    当初老人得知了钱文斌死了的事情之后,便开始调查,不过经过调查之后发现,整个事情的起因还是漂亮国小队。

    不过很可惜的是,漂亮国小队被叶枫全军覆没了,而龚子墨便将这一笔账算在了叶枫的头上。

    毕竟,要不是叶枫当初没有选择先救钱文斌的话,钱文斌手脚不会受伤,即便是那么大的爆炸,钱文斌也能非常轻松地逃离。

    想到这里,老人露出了阴狠的表情。

    “走,我们现在去找这小子报仇,我还没找到他呢,没想到他居然还欺负到门上来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剥了他的皮,让我师弟在天之灵安息。”

    说着,老人便带着仇榕离开了病房。

    至于范闲,还在昏迷之中。

    而江海洋从自家酒店逃离之后,江大富很快就知道了今天晚上在酒店发生的一切,非常的生气。

    江大富回到家里,见到江海洋之后,直接就一巴掌扇在了江海洋的脸上。

    “混账东西,我们家的脸都给你丢尽了,自家地盘,被别人欺负,江海洋你倒是真的可以啊。”

    听到父亲的话,江大富立马就低下了头,跪在了江大富的面前。

    没办法,江大富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当年他就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土娃,然后一步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于江海洋,江大富是又打又骂,不过过后都会对江海洋有所补偿。

    见江海洋跪在自己的面前认错之后,江大富的心这才算平静了一点,只见江大富坐在了江海洋面前的沙发上,翘起一个二郎腿,对江海洋说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江海洋这才把酒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江大富。

    江海洋想要追求叶莺这件事情江大富是知道的,甚至也是默许了的,为了让江海洋有机会,这才经常邀请叶莺参加酒会,结果没想到的是,居然会发生这样事情。

    本来江海洋以为父亲江大富看到自己受到欺负之后,会勃然大怒,然后派自家的保镖前去处理叶枫。

    江家的保镖可不是普通意义的保镖,而是江大富这几年搜罗的人才,一个个是个顶个的高手,这才是为什么江大富在魔都这么多年无往不利的原因。

    “有意思,这件事情先就这么的吧。”

    “爸,我可是被人打了,你怎么就这么淡定啊!”江海洋有些蒙圈,不知道为什么江大富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仿佛自己不是亲生的一样。

    江大富深深地看了江海洋一眼,直到将江海洋的内心都看的发麻,这才说道:“海洋,你明天开始,就跟在我身边,这么多些年来,看来我对你的教育还是疏忽了不少。”

    江海洋闻言,不禁打了个寒颤,不过悄悄看了一眼江大富的表情,江海洋知道,这一切估计是板上钉钉的了。

    江海洋说道:“可以,不过我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你看你并没有什么事情,而据我所知,范闲整个人全身骨折,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你猜现在是我比较着急还是范闲的师父仇榕比较着急。”

    说着,江大富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就给你说清楚,你现在最大的毛病就是目中无人,这个叶枫你应该也是知道一点消息的,他医术高明,治好了威普,而且他的实力也非常的厉害,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没脑子和他对上了,即便他是叶莺带过来的,但你要知道,叶枫是结了婚的,在叶莺这种家庭中,是不可能允许和一个有妇之夫交往的,你想都不想和他对上了,你还想知道为什么?”

    “看来这么几年我对你的教育还是太差了啊。”江大富感叹了一下。

    这个时候,有一位仆人突然急匆匆来到了江大富的面前,和江大富说了仇榕带着一位老人出门,直奔叶家去的事情。

    这个时候江大富笑了笑,说道:“你看吧,这件事情还就是仇榕比较着急,我们现在只需要坐山观虎斗就行了。”

    听到父亲的话,江海洋连忙狗腿子一样说道:“父亲真的是神机妙算,这每一步都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哈哈哈。”江大富对儿子的夸赞非常的满意。

    而马家。

    此时的马家陷入了一团阴云之中。

    “伍元先生,昨天的事情,怎么样了?”

    马铭泽抽着一根烟,脸上满是愁容。

    本来马铭泽已经戒烟很长时间了,但是马明的死,让马铭泽重新抽起烟来。

    本来这全部的家业都是为了马明准备的,现在马明死了,马铭泽已经没有了奋斗的动力。

    伍元开口说道:“刚才警方那边传来消息,我们的杀手直接就被撞死了,而且脸上非常的惊恐,显然是遇到了什么。”

    马铭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烟屁股狠狠地扔在了地上,踩了踩,说道:“这个叶枫,到底是什么来头,我找的这几个杀手居然一个都没有成功。”

    “老板,别着急,现在只是花了点钱,但是我们知道的是,现在叶枫的实力已经逐渐显露出来了,接下来怎么做我相信你应该知道了吧。”

    “哎,花点钱都是没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用着全部家产,只为了叶枫的一条命,不过现在看到叶枫这小子活蹦乱跳的,我就很愤怒。”马铭泽开口说道。

    “要不,伍元先生,你就出手帮我这一把吧。”